[授翻]I'm Not in Love

写在前面:大学AU,假如Even没有转学到Nissen,Evak直到大学才相遇。

在AO3上看到的时候喜欢的不得了,就要了授权,笔力有限,能看原文的大家最好还是去看原文^^,因为作者大大写的实在是太好了!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351218/chapters/21181514

Chapter 1 :Hello

“你也需要一些纸巾吗?”

Isak 第一次将视线定格在Even Bech Næsheim身上的时候,年长的男孩刚刚抽光了纸巾盒里的纸巾。Isak疑惑但更多的是惊愕的站在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高个金发男孩胡乱随意地从垃圾箱捡起一张看上去干净的纸巾递给Isak 。Isak几乎就要伸手去接了,如果不是他的手机开始震动的话。

是Vilde 。

“Isak,你回家的时候能帮我买些卫生巾吗?求求求你了。我会把我的麦片给你作为补偿!感恩!“她在电话的另一端请求道。

“WTF,Vilde?我不会帮你买卫生巾的!”

.

那天,Isak没有洗手就离开了卫生间。只有那么三四次,当Isak需要在party上分享趣事以娱乐他人的时候他才提及那个奇怪的男孩。除了男孩的大高个,Isak甚至记不清他长什么样。当然,Isak在讲故事的时候会把他们的那次相遇描述的比现实更滑稽一点。但,毕竟那是他在奥斯陆大学的第一学期,他的故事越搞怪,他就能交到越多的朋友。

.

好吧,它几乎就是假的但Isak并不在意。就如所有陈词滥调一样,Isak早就放弃了实打实的交流。他仍然和高中的朋友们厮混,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和他一样进入了奥斯陆大学。不过,一切也都在改变,比如现在他不能一整天呆在Jonas他们周围了,他们在不同的系,在不同的楼上不同的课,有不一样的日程安排。这一开始让人感到沮丧,但现在Isak已经习惯了。

迄今,他最古怪的人际关系是和Vilde,他真的记不清他们是如何成为室友的,在那之后不久他就发现自己开始主办“女孩之夜“或者”起司啤酒夜“。事实上,是Vilde主办而他负责抱怨,每当此时Isak总是将自己锁进房间并谷歌新的住处。

但让人惊讶的是Vilde真的对他非常好。有一次Isak随便带了哪个男孩回家,Vilde也没有问任何问题,并且她也不介意大多数时候Isak将自己锁在房内。

作为回报,Isak帮她买过一次卫生巾,把完全喝大的她从party拽回家四次或五次。

.

“Isak,你为什么讨厌爱?”Vilde曾问过他,此刻的Isak 正抱着她的高跟鞋和包,他们坐在出租车里,她靠着他。

“WTF,Vilde?”

“你为什么总是这么讥诮?你为什么不想开展一段关系?”

醉醺醺的Vilde总是这么有趣,尽管她似乎有点儿无知迟钝,但她几乎不会触及底线,Isak欣赏她提问时忽略掉的性别差异。

.

Isak没有回答Vilde因为她很快就睡死过去了。但事实是,Isak并不讨厌爱,他爱“爱”。他极度渴望被爱,他渴望拥抱与被拥抱。他渴望感受一些事情,任何事情。他是如此的渴望以至于他急切的注视每一个经过的陌生人,眼神尖叫着“喜欢我啊,请喜欢我”。但并没有人走近,亦或是每当有人注视回来时,他已低下头急切地离开。

Isak 也曾隐秘短暂的迷恋过某些人。但他从不敢真正的去爱任何人,他坚信,这只会让他迷失自己。

.

Isak无法明确指出他是从何时起变得这么疏离且嫉俗的;他无法指出从何时起讽刺变成了他的自卫武器;他也无法指出从何时起他将每个人都拒之门外。上一次他同别人开诚公布的交流可能是三年前,同Eva在那个废弃长凳上的谈话。但老实说,那根本就不是一次开“诚”公布的交流。

Isak当时并没意识到,父母的分开给了他重重一击。不,是彻底将他打垮。而逐渐,心墙开始高筑。他变得无法触碰,过去那个快乐的男孩现在只剩脆弱的外壳。同样,他对男孩子的兴趣也并不会对事情有任何帮助。Isak 就只剩虚无。

“我感到空虚。”在喝完“女孩之夜”剩下来的隔夜啤酒后,他曾向Vilde吐露。

“那你怎么不打电话给你那天带回来的人?”她关切地建议道。

“操他。他太奇怪了,他居然想当众牵我的手吻我。你能相信吗?”Isak已经醉了,太醉了,否则即使过了一百年他也绝不会向Vilde或者任何人倒出这样的话。

“那意味他喜欢你啊,难道不是吗?”她的语调仍然关切。

“我不关心。并且,他现在应该讨厌我了。管他呢,操他。”Isak很快陷入沉睡,当他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他发誓,永远远离酒精。

.

Isak是在学期第二个周末遇见那个人的。他有着深色的皮肤与大大的棕色眼睛,他们在楼梯走道里亲热了那么一会儿。Isak喜欢那些亲吻与抚摸,所以他将那个人带回了家。除了将对方扒光以外他们并没有做任何事情,但到第二天,这些足够给Isak带来危机感了。

于是他将他拒之门外,拒接他的电话,拒读他的短信。到第四天,当他在图书馆偶遇深色皮肤的男孩时,当他想要浅啄他的嘴唇时,Isak重重地推开了他。

“我不想要这样,那只是一次调情而已,放我一马吧。”

“你还有感情吗?”那个男孩最终回问道。

我不知道,我还有吗?

———————————

星期三早晨的生物课,当一个高个男孩拉开Isak旁边的椅子时,他并没有在意。他正忙着把刚刚听到的歌发给Mahdi。

“Hello.”

Isak抬头,有点被这低沉的声音惊艳到。

“呃,hi。”

高个男孩就在他的班级里。Isak见过他几次,不过从来没有仔细分辨过他的长相。他的头发有点夸张而他的笑容,好吧,他的笑容看上去还不赖。

Isak的手机又震动了,他又低下头开始回复。他快速地偷瞄了一眼,男孩仍然笑晏晏地盯着他。

“不错的对话”高个男孩开玩笑道。Isak给了他一个礼貌性的微笑眼神又回到了手机上。

“我是Even。”男孩终于发声,并伸出了他的右手。

“呃,Isak。”他有点犹豫。

他们握了握手,眼神交流并未停止,那真是,有点奇怪。Isak毫不掩饰的疑惑。这个人干嘛要来和我讲话?

“你认为初级生物学怎么样,Isak?”

“呃,这是我的专业课,所以如果我不喜欢这门课的话那就有点可悲了”他回道。

“生物专业?你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

“我觉得我们的关系还没有亲近到我可以向你解释我糟糕的人生选择?”Isak反驳道,但很快他意识到这可能有点粗鲁。然而,面前的男孩只是笑了,Isak的心跳快了几拍。他很漂亮。

“好吧,我是电影传媒专业,而我对这门课一无所知。”Even承认。

“为什么传媒专业要修基本生物学?”

“我们还没有亲近到我可以向你解释我糟糕的人生选择,Isak。”

“wow,以牙还牙,见识到了。”Isak愠怒道,Even又丢给他一个微笑。

男孩正要说话的时候教授进了教室。所以他向Isak挥了挥手表示再见,快速回到了几个座位外的朋友堆里。

Isak也挥了几下,满脑疑惑,这个男生过来接近他只是为了聊天?这么随机?

.

Isak感到有点丢人,鉴于他在社交网络上搜寻Even,但那天晚上他只是真的找不到其他事可做。当时他正和Jonas坐在咖啡馆里,然后他突然意识到Even和那日卫生间里的人是同一个人,他笑到几乎快要把自己从凳子上给摔下来。

不过Isak的视奸计划并不是很成功,当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荒唐时他立刻放下了手机。

.

他的全名叫Even Bech Næsheim,来自 Jonas的新室友Jakob的“友情提示”。

Isak当时正和Jonas和Jakob坐在长凳上,一群人经过他们,高个男孩也在其中。Isak就只是呆呆地盯着看了那么一会儿,然后他意识到Even刚刚向自己的方向招了下手,Isak也貌似漫不经心挥了下手作为回礼。其实他有点慌乱,他得努力掩饰好。

当Even淡出视线后,Jakob随便问道:“你什么时候和Even Bech Næsheim成朋友了?”

“Even什么?那个人?他和我上同一节生物课,怎么了?”

“他就是传奇!去年他闯进了游泳馆,被抓到的时候居然说他只是想游泳了,太搞笑了!”Jakob似乎对所有人所有事都了如指掌。

“呃,好吧。”

“一年级的女生们巴不得扒光他。你这个幸运的混蛋。”Jakbo继续道“你也是一年级的,快去追吧,baby  boy。”

“滚远点,Jakob!”Isak和Jonas同时吼道。

.

关于Jakob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Isak有点讨厌他。他讨厌Jakob总是在Jonas周围,这总是让他想起Elias。Isak从未同Jakob讨论过自己的性取向,但当他见到Isak的第一眼他就知道了。而另一方面,Jakob又非常的有魅力,聪明,且直的像竹竿。Isak讨厌他,但有的时候,Jakob没回看的时候,Isak又会偷偷看他。

.

回家后,Isak又忍不住做了让人羞耻的狗仔行为。他很快找到了Even的ins账号,只有三张图,每张超过六百个点赞。第一张是他自己,微笑着抱着一个芭比娃娃。另外两张就只是些涂鸦,它们看上去很有趣,Isak几乎就要点赞了。

更多视奸行为后,Isak发现Even是一个有趣并且酷酷的人。即使他只窥探到一点点,他也知道,Even很受欢迎,而他们属于两个不同的世界。

他叹息,并在脑海里祝福Even有最好的生活。

我现在到底在干嘛?

所以当@even_b_naesheim  在他的ins最近一张照片下留言“希望这次你洗了手哈哈”时,Isak重重跌回床上,照片里的他正和Magnus在卫生间摆出及其荒唐的姿势。

 

tbc


评论 ( 35 )
热度 ( 527 )

© 茕茕不孑立的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