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茕不孑立的z

[授翻] I'm Not in Love

挪威撩神诚不我欺 :)

——————————

Chapter 2:Ouch


“你很擅长这些嘛?”

“什么?”Isak抬头便撞上那对漂亮的蓝眼睛,Even。

没有什么特殊理由,Isak习惯早点到教室,尤其是这门课。下课时间没有长到可以让他回公寓一趟,而他经常厮混的那群朋友们总是很忙。

那天,Isak早到十五分钟。他只是懒散地盯着窗外,闭上一只眼睛,竖起大拇指把玩阳光。耳机里播放着他绝不会在朋友们面前播放的音乐,就那样让思绪漂浮。人们陆陆续续进入教室,他便低下头打游戏或者假装发短信。

Even的声音将他从激烈的超级马里奥中拉回现实,他疑惑的盯着他。

.

“我指这门课,你很擅长生物,对吗?”Even在他旁边坐下。

“呃,可能吧。”Isak将手机拿开。

“可以请你把前几个星期的笔记借我吗?”

好玩,Isak在脑海里预演过无数次他们的第二次对话,但他从未想过会是这一种。

问题是Isak从未在instagram上回复过Even的留言。他不知道如何回复显得比较酷,所以他只能不回复,然后每十分钟刷新一次,看看那个男孩有没有删掉他的留言。但那留言一直完好无损的躺在他的照片下,隔着屏幕与Isak对视。

但是,尽管Isak有很认真地上课,可他真的从来不记笔记。

“呃,抱歉,我真的不太记笔记。”他希望这听上去有那么点说服力。

“Ouch” Even回道,做了个将手放在胸膛上心脏的位置的动作。

“哈?”

Even忍不住笑了。

“我发现自己听上去就像那些向聪明女孩借笔记的混蛋,但事实上他只是想睡她而已。”

Isak睁大了眼睛。冷静,他在调戏你。

“哈,你的进展有点太快了,Even。“他努力拼凑成句。高个男孩又扔给他一个闪亮的微笑。

“我只是很想要把我们的关系从‘解释你糟糕的人生选择’往前推进一步,Isak。”好吧,天秤在往这个男孩那边倾斜。“比如,喝得烂醉然后在浴缸里睡着?不是吧?”

Fucking Vilde 。她在那张Isak在浴缸里喝到晕的烂照片上圈了他,并在下面说明“Isak:0 — Wine:1”。

“你视奸我 。”Isak回道,天知道他多感谢自己的面瘫脸,以及他在隐藏真相方面真是天赋异禀,毕竟内在的他现在已经是癫狂状态了。

“对,我觉得Vilde非常有魅力,你也许可以帮我们介绍介绍?”Even挑了挑眉微笑道。Isak觉得自己需要去卫生间冷静一下。

“如果你觉得我会把我可爱的室友介绍给花花公子,那你错了。”Isak微笑,但并不掩饰语气里的严肃。

“花花公子?谁说我要和她在一起了?我只想问她还有没有更多你的窘照。”Even两只胳膊撑在桌上,手撑着漂亮的脸蛋,又笑得灿烂。

  好吧,这个人真的会玩。从没有人这样坚决的要靠近他,他现在只想尖叫。

“你要我的照片干嘛?”

“也许我可以拿这个勒索你,这样你就会给我笔记了?”Even靠回椅背双臂交叉“好吧,事实是我错过了前两周的课,现在情况紧急,而别人告诉我你超级聪明。”

“我真的不记笔记,我没有在拒绝你或是怎么样。”Isak用他最真诚的的声音说道。

“我信你,别担心。” Even站起来收拾了下东西,再一次微笑并挥了挥手表示再见。

Isak有点沮丧。他想要说一些不那么讥讽的话,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Even看上去真的急需笔记,并且期中考试也快要到了。自己的话听上去没什么说服力,他就像学校里那些不愿意分享作业的刻薄女生。Isak觉得Even应该不会再愿意同自己讲话了。但高个男孩在惯常回去的路上突然转了身。

“Isak?”

“呃,怎么了?”

“你今天看起来太火辣了。”

FUCK。

周围的人爆发出笑声,Isak除了脸红别无他法。

“谢了,我只能在Eriksen教授身上多下点功夫了。”

.

逐渐的,他们都习惯了那些打趣,那些玩笑,那些调情。Isak和Even。Even和Isak。高个男孩偏爱评价他的穿着,他的帽子,或者他的头发,尤其是他的头发。

“今天的小卷毛很好看,Isak。”

“烦别人去吧,Even。”

“Ouch。”

但问题在于,Isak喜欢这样。他喜欢那些注视。他喜欢他们将这些变成习惯,比如Even早十五分钟出现在教室就只是为了调笑他,而每当此刻他就只是翻个白眼。他爱这样。

他同样喜欢Even从未想要更进一步,就只是停留在那里,因为他感到Isak会变得不舒服。他们在玩一场拉锯游戏,而Isak希望一切保持那样,主要原因是那些他所听到的关于二年级男孩的“流言”。

.

“我听说他有个女朋友。”Noora有一天对他说。

当时他正和她以及Sana走回自己的公寓,Vilde要举办一个“读书俱乐部之夜”,Even经过他们并向Isak抛了个飞吻。

“发生了什么,那是Even Bech Naesheim?他是不是向你抛了飞吻,Noora?”Sana问道。

“我觉得那是给Isak的。”Noora猜测。

“呃,是的,他和我上同一节课。”Isak不在意的承认。

“什么课?”Sana问。

“基础生物学,怎么了?”

“为什么一个传媒专业的二年级生要上一年级的生物课?”

“我怎么会知道,Sana?”

“他刚刚给你抛了飞吻。我猜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不是的,有时候他做那些只是为了让我注意到他,”Isak耸肩。

“我没把他归为混蛋那一类,”Noora说。

“他不是,事实上他人还不错,就是调情太频繁。”为什么Isak在维护他…

“好吧,考虑到他还有个女朋友,对我来说他似乎不算好人?”她回复。

Isak的内心有点事,一点他不愿意去细想的事。

“你从哪儿听到的?”他尝试让自己听上去没那么关心。

“在Vilde三周前为‘女孩之夜’准备的PPT上。”Sana说。

“Vilde的什么?”

“Vilde为一年级的女孩子们备了个列表还是什么的,类似于你该远离的男孩这种。”她解释道。

“What the fuck?”Vilde从没停止给Isak惊喜。

.

Isak从没就此事问过Even,也没向Vilde确认过什么,因为他不关心。好吧,其实他还是有点儿关心。但是他已经尝试“置身事外”很久了,而且他并不准备停止这一切。所以,他只是随它去了。他继续上课,做作业,在聚会上逗笑,然后在深夜的时候怀疑自己,对Vilde嚷嚷,对Even说些戏讽的话,翻白眼,然后努力忽略掉每当年长的男孩回头或是微笑时他缩紧的心。

Fuck this.

.

其实在Isak知道他可能有女朋友的时候,他尝试过回避年长的男孩,只是他失败了。他完全失败了,因为现在不仅仅有那些评论与调情,还有那些触碰,也开始出现。

Even第一次把Isak拉到他腿上的时候,他们正在Botanisk博物馆为基础生物学做实地考察。那是十一月的一天,天气阴郁早晨还下过雨。分组的时候Isak没能和Even分到一组,开始时他控制不住地失望。但如果他想要把注意力放在助教究竟说了什么上,和Even不在同一组或许更好。

几个小时后,当他们可以自由活动的时候,Even在花园里找到他。

“Hello”他以他那不可思议的低沉嗓音问好。

“hi there。”Isak回答,尝试掩盖自己的微笑。

“这些植物还不错吧?”

“hmm.我情愿现在正在上那些无聊的课。我的腿快断了。”他们已经逛了几个小时,他想要找个地方坐下但那些长凳仍然是湿的。

“那就坐啊。”Even指向就在他们前方的长凳。

“呃,你难道没注意到,因为早上的雨,他们还是湿的。”

“细节,”Even佯装发怒,然后他就坐到了那该死的长凳上。

“当你起身的时候你后面看上去会有点有趣。”Isak只能说出这话来。

“如果这能让你关心我的话。”

Even太荒唐了,所以他也这么对他说了。

“你这个人太他妈的荒唐了。”

但紧接着,Even伸出手握住他的手腕把他拉到自己腿上。

“What the fuck.”

Isak想要起身,但Even的胳膊环绕住他,把他紧紧困在他的腿上。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Isak的声音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严肃。

“你说了你的腿痛,我站起来以后看上去会像失禁一样,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所以就坐一分钟吧。”Even隔着他的头发呢喃。

都是为了我。Isak感到有点荒唐但仍在他的腿上大概呆了三十秒。让人惊讶,被那样抱着居然感觉很好,一点都不尴尬。他根本记不起上一次有人抱着他是什么时候了。Even的拥抱是那样的有力,他抱着他的胸膛依偎着他的背。这感觉太好Isak几乎完全放松下来。然后Even又出声了。

“你真好闻。”

“好吧,就这样吧,休息时间结束。”Isak快速站起来大步走向建筑楼,他的双手在身体两侧微微颤抖。

.

随后,他发现Even Bech Naesheim的传奇超出男孩自己的控制范围。

他正和Vilde一起走回家,抱着她硬塞给他的杂货,Vilde正滔滔不绝地讲一些他不知道的八卦。

“Vilde,我真的一点也不关心这些。”

“你太粗鲁了,Isak。为了在这周的party上显得合群一点你必须得知道这些,这是为了你好。”

Vilde正在筹办一个“圣诞节丑衣趴”,就在他们的地盘,这周末,而现在离圣诞节几乎还有一个月。Isak早已经让Jonas在那天带他出去,不过他暂时只把这个想法藏于心中。

“对了,你听说了吗,Even Bech Naesheim几乎要和一个男的在Botanisk博物馆里的长凳上做爱了,这个人真是疯了!难怪大家认为他是传奇了。Sana说你们最近走得蛮近。”

什么鬼?我们从没那样做好嘛?

“什么??”Isak真的叫出了声。

.

那天之后,Isak每天都会见到Even,在食堂,在走廊,在学生公寓,在小卖部,在教室。在每一个地方,甚至他自己的公寓楼前。事实上,Even的公寓楼和他的离得并没那么远,但也不算近。

他总是用那些充满喜爱之情的话来和Isak打招呼。

见到你太好了,Isak。

我最近每天都见到你诶。

我开始觉得我们命中注定了。

你和酒红色实在太搭

所以学期最后一天,当他正和Vilde站在他的公寓楼前的时候,他的眼神落在Even身上,他知道年长的男孩将要再一次的,让自己脸红。

“Isak”他在街对面挥手,和他一起的还有另外三个男孩和两个女孩。

Isak前一天夜里几乎花了一整夜“辅导”Jonas和Jakob物理,所以他现在几乎没有力气招手回应。

“我们又见面了!怎么回事?你在跟踪我吗?”Even仍在路对面大声嚷嚷。

Isak累到根本不想嚷回去,所以他只尽力对Even摆出最诚恳的微笑,注意力已回到在刚刚二十秒内已问了五个问题的Vilde。

但接着Even把他的背包递给了朋友,然后眼里带着火焰的就这样穿过了街道。

在Isak还没能理解为什么这个男孩要这么阔步走向他时,Even已经站在他面前,他柔软的双手捧着他的脸颊,而他有点干裂的嘴唇,就那样靠着他自己的。那并不是一个张开嘴巴的吻,但也绝不是一个纯洁的吻。Even用力又深情的吻着他,双手都插进他的发间。然后,在Isak能够闭眼或者靠近一公分之前他迅速停止了动作。

“我的天,你实在太TM可爱了!”Even说道,而他的蓝眼睛就这么望进了他的灵魂深处。

然后他舔了一下唇又吻了Isak一次,这一次是非常温柔的,摩挲着他的脸颊。Isak可以感受到他耐克鞋里的脚趾蜷缩起来。

当他退回去的时候,Isak说不出话。但Even出声。

“你,现,在,愿,意,和,我,约,会,了,吗?”


tbc

评论(37)
热度(403)

© 茕茕不孑立的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