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茕不孑立的z

[授翻]I'm Not in Love

Chapter3: Forgive me


天生婊贝

13:23

Vilde:我的天EVEN BECH NÆSHEIM刚刚在公寓楼前亲了ISAK

Noora:啥?

Vilde:两次!!

Eva:hiuecncnbgxbdlizhwdixf

Sana:我就知道。

Vilde:我当时尖尖尖叫了!

Noora: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他们在一起了?

Vilde:没,但是他问他愿不愿意和他约会

Vilde:在他所有的朋友面前,并且

Eva:diuwefnugbxeubx,bjdb

Vilde:Isak完全惊呆了,那真是太好玩太可爱了!

Sana:我就知道

Eva:OH MY GOD

Noora:那就说得通了

Eva:前几天Jonas和Jakob聊到Even的时候Isak几乎快要狗带了,他完全被拿下了!

Sana:等一下,Isak是不是也在这个群里?

Isak:是的Sana我也在这操蛋的群里

.

Vilde来敲门的时候Isak正大喇喇躺在他床边的地板上。

“Isak?我很抱歉,我只是有点太激动了。”

“随便了,”Isak出声。

Vilde把他拉到“天生婊贝”的群聊里,那本是他们策划毕业活动的群聊组,不过现在他们经常在此讨论几个星期后Jonas的惊喜生日趴。

“Vilde,我拒绝呆在名字叫‘天生婊贝’的群里。”

“我们可不会为了你改掉它。这是为了Jonas,Party过后你可以自己退出啊。”

“你该创建一个新的群,名字叫‘Jonas的生日趴’。”

“我们已经在‘天生婊贝’里讨论过主题和细节了,往上翻翻你能就看见,我可不想再复制粘贴一遍。”

他屏蔽了那个群,但并没有退出。

.

“顺便,我特么并没有被拿下!”Isak澄清。

“Isak,你已经在地板上躺俩小时了。”

“那又怎样?”

“没什么,只是,Noora说他可能只是为了性利用你”她听上去漫不经心。

“what the fuck,Vilde,求你快走吧”

“Sana说他可能是和别人打了赌,比如可能有人挑战他敢不敢这么做,我也不清楚了。我当时就在那里,他看上去挺可靠的。但他有那么点疯狂的名声在外。”

“Vilde,求你能别再在我背后讨论我了吗?”

“我们没在背后讨论!就在群里。”

“Fuck this。”Isak起身去了厨房。

.

Isak什么也吃不下。那个吻不停地在脑海里循环播放,他希望自己当时做了些不同的动作,比如拉他一下,或者推开他,或者回吻他。

“你,现,在,愿,意,和,我,约,会,了,吗?”Even的脸上有着最灿烂最荒唐的笑容。

“呃,我最近没太睡好,我去休息一会儿再回答你。”Isak勉强回答。

“你答应了?”

“不!”然后Isak转身跑回公寓楼,他几乎快要燃烧了!而Vilde直到回到公寓的时候还在尖叫。

.

“我什么也吃不下。”他向Vilde承认,她一直在他附近游荡。

“那是爱情啊。”

“我没有在谈恋爱!what the fuck”

.

那天夜里,Isak也并没能睡着。这个叫Even的竭尽所能给他惊喜。他永远猜不到他下一步要干嘛。他也永远猜不到他做那些事情是不是要干嘛。在公共场合亲我?what the fuck?谁给他的胆子?what the hell?

可是内心深处,Isak希望Even能再一次向前,或者在Instagram下留言,或者只是发个短信。可很快Isak发现他甚至都没有他的电话号码,而他们在脸书上也不是好友。

Isak耐心等待那个好友邀请,可什么也没出现。那天夜里,Isak一秒也没有睡着。

.

整整两天,Even毫无动作。Isak觉得Even Bech Næsheim可真是个混蛋,他决心把精力放在期末考试上。他努力将自己沉浸在书本里,与方程式和生物学为伍,大多数时候只和Jonas和Jakob在一起。

“我的漂亮男孩今天准备干嘛?”Jakob一如既往的烦人。

“滚远点,Jakob!”Jonas说道。

“好吧,好吧,我听说你采取了我的建议和BechNæsheim搞上了,你现在可能也是个传奇了,Isak.”

“随便了。”Isak的血液在沸腾。他真的很想打Jakob一拳。

“向我保证,你人气变高以后还要和我做朋友哦。”Jakob补充。

“滚远点,我和Even什么也没发生,那只是他和别人的一个愚蠢的赌,而我一点也不关心。”Isak回敬道。

“为什么你觉得那只是他和别人打了赌?”Jonas终于把他的目光从书本上抬了起来。

“我不知道,他有女朋友或者什么。”Isak耸肩。

“好吧,如果他有女朋友,我可从来没见过她。”Jakob说。

“那不是重点。我听说他也和其他很多女生调情。那说明不了什么。”

“Isak!有些人可能对女生和男生都感兴趣,你知不知道?有些人就是两个都可以。别这么狭隘。”Isak从不知道Jakob还能这么让自己惊讶。

“不关我的事了。”

“那你关心什么?”Jakob不愿让话题停止。

“我关心的是 我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OKAY?滚远点,我们就不能滚回去学习,做些除了讨论Even Bech Næsheim以外更男人一点的事?”Isak吼出声。Jonas看了看Jakob,他只得放弃继续讨论。

更男人一点的事。What the fuck。

.

Isak一整周都没Even的消息,当他意识到Even错过了基础生物学的期末考的时候,他开始有点担心了。期末考试占他们总成绩的100%,而期中考试不算成绩Even都努力去准备了。他发生了什么?

Isak想弄明白这一切,但不去问他身边的人他不可能弄清楚。每个人都坚信他已经爱上了那个稍年长的男孩,所以他一直拒绝那么做。但逐渐这些想法消耗他太多精力。他只是想知道那个人是否安好而已.

—————————

Vilde Hellerud Lien

17:58

(I) Vilde?

(V) 嗯?

(I) 你最近有什么Even的消息吗?

(V) 没?

(V) 怎么了?

(I) 没什么。只是他错过了期末考试。

(V) 想要我查明真相不?

(I) 不用,忘了吧。

(V) <3

—————————

Isak将手机扔在一边,对自己居然如此关心有点厌烦。那只是一个吻而已,别这么愚蠢。

—————————

Vilde Hellerud Lien

20:32

(V) 我听说他也错过了其他科的期末考

(I) 谢了

(V) <3

(V) 被  拿  下

(I) Fuck Off

—————————

现在Isak是真的担心了,他暂时把自己的傲慢放到一边,在脸书上给Even发了一个好友申请。手机每震动一次他就要吓一大跳,但每次都不是他所期望的通知。

当他再一次见到Even的时候,距离那个吻已过去两周。Isak穿着运动衫,正在便利店帮Vilde买卫生巾。Even正在买香烟,而他就如之前一样漂亮。他穿的很正式,头发看上去也很完美。

Isak的心脏几乎停跳。你去哪儿了?我还以为你死了!what the fuck?

然而他一句话也没说出口,只是等着高个男孩靠近他。他希望他可以嘲笑他的运动裤或者他的发型或者任何其他的。可Even却只是突然说:“原谅我。”

“什么?为什么?”Isak惊讶。

“为那天的傻事,不经过你的允许就在大家面前亲你,那太无礼。我很抱歉,只是有时候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Even从没像现在这般严肃。

“呃,好吧,我没,我并没有生气。只是别再这么干了。”Isak微微有那么点失望,但他希望他最后的话可以让气氛活跃起来,他们会像之前那样互相调笑,可是并没有。

“我不会了。”Even听上去非常诚恳。他太正式了,Isak几乎要认不出这就是那个和他调情了几个月并让他脸红的男孩了。

“呃,你错过了期末考试,发生了什么事吗?”Isak问道,语气中满是关切。

“放假过后我会补考。我请了病假。”

“什么?你受伤了?”Isak根本无法隐藏他声音里的担忧。终于,Even抿嘴笑了。

“你好可爱。”Isak又脸红了。“我很好,别担心。”他给了Isak一个最真诚的微笑准备离开,稍年轻的男孩再一次出声。

“呃,我在准备期末考的时候做了些笔记,我可以,可以把它们给你。”Isak太紧张了,这太荒唐。

Even停下了脚步。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Isak。”他又一次微笑道。Isak几乎被这笑容融化,他已忘记这个男孩不久前还让他感到挫败,让他感到生气,让他感到忧虑。

“对了,我还没你的电话号码,这是我的”Even补充并报出一段数字。

他们交换了号码,Isak忍不住问道“你今天看上去还不错,要去哪里吗?”

“对,晚餐。”Even回答。

“呃,不管是和谁祝你今晚愉快。”Isak努力出声。

“是‘她’,世界上最棒的女士。”

Fuck you.Fuck you,you fuckingfuck.

“酷,那再见。”Isak没买卫生巾就冲出了便利店,他气到想要随便打什么东西一拳。

 

“我的卫生巾呢?”Vilde大叫。

“留着你的麦片吧!”他重重关上门,放任自己如同一个忧愤的青少年。

.

几个小时后,当他浏览Instagram的时候,视线被一位四五十岁的美丽女士所吸引,她穿着绿色的裙子,撑着桌子正对镜头微笑。照片下面写着:

@even_b_naesheim 世界上最棒的女士<3。

而最上面的一条评论是“嗷,你的妈妈太好看了。”

.

Ugh,fuckmy life.

所以当Isak收到“Even Bech Næsheim接受了你的好友请求”的通知时,他笑出了声。他坐起身,回到Ins界面,找到年长男孩的账号,按下点赞标志,就好像他的人生就指望这个一样。

他在去往便利店的路上,要在关门之前买到Vilde那该死的卫生巾。而此时,他收到一条短信。

Even Elementary Biology

(22:22) ❤

(22:22)想你


tbc

搞格式大概搞了四十分钟,Lof实在弄不了对话形式,电脑手机试过都不行,弄好再发布每次都乱掉,只能折衷在前面加了首字母以区分,见谅!

评论(44)
热度(314)

© 茕茕不孑立的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