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茕不孑立的z

[授翻] I'm Not in Love

Chapter 4 : Feeling Better? 


Even Elementary Biology

E(21:21)圣诞节快乐,Isak❄️

I(21:23)也祝你圣诞快乐!

E(21:23)今年有做一个乖宝宝吗?                                                

I(21:23)再见!Even

E(21:24)开玩笑的哈哈

E(21:25)妈咪的红酒有没有把你灌醉?

E(21:33)Isak?

I(21:34)没,我在自己的公寓过圣诞节

E(21:34)一个人?

I(21:35)嗯

E(21:35)为什么?

I(21:36)我们还没那么亲近,Even

E(21:36)Ouch

————————

Isak的心沉了下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在Netflix上看《毒枭》。现在可是圣诞节,而Isak却如此孤单,他甚至开始想念Vilde了。她在离开前为他烤了些食物,只是Isak并没有什么食欲。

他尝试将自己沉浸在八十年代Escobar(注:《毒枭》中角色)的生活以忘记心中的那股子愧疚感。他尝试努力走进角色以忘记自己内心的不安,但他失败了。

假期对Isak来说是最坏的日子。他总是苦涩又寒冷地一个人呆着。他已经回避父母有一段时间了,他自己也已经习惯如此。然而在圣诞节的时候,他的愧疚感就会变得格外强烈,一切也都变得更加糟糕。他知道这对他的母亲有多重要,但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上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他对她说了些极其过分的话,而每当她给他发短信的时候,他甚至不看一眼就将其删除。他没拉黑她的号码,尽管那些短信让他想要尖叫,让他想要蜷成一团,但它们至少意味着她还在,还在某个地方活着。

他知道他的父亲和她一起过圣诞,所以他也并不想出现或是回复他们的任何短信。而尽管他的父亲并不会给他发一大段一大段的圣经,他只是更加怨恨他。你怎么可以离开她?你怎么可以离开我?

Isak知道,自己只是个不知感恩的小孩。但他真的无法强迫自己回到那个屋子。

他不能。他离开那屋子的那天就是他最后一次哭泣了。

.

所以当Even提到“妈咪的红酒”时,他的胸腔有那么点反应。

呵,你如果知道的话。

而当他的手机因为‘Even Elementary Biology’打来的电话而震动时,这次换他的心有那么点反应了。What the fuck.

“Hello?”Isak起身坐在床上,希望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会像至少两天没有说话的人一样。

“Isak?”

“嗯?”Isak在紧张。这是他们第一次在电话里讲话。

“我让你生气了吗?我很抱歉。我不该随意臆测你会在家里过圣诞节。”

这有点愚蠢,Isak想回去检查下他们的聊天记录。他不认为他的回复有展现出任何不快,至少Even不应该仅仅通过这个就发现他对“家”有什么不满。

“没,我没生气,你不必特意打电话来。”他诚恳地回答。

“我能过去吗?”Even问。

“什么?”

“我能顺道去你那边吗?我只是想见见你。”

“Even,现在可是圣诞节。”

“没关系,我家里人都已经醉倒在沙发上了。”

“呃…”

“我不会呆太久,我们可以只在外面说说话,”Even坚持。

“呃好吧…”Isak没办法了。

十分钟后,Even发短信让他下楼。Isak并不认为Even真的会出现,所以他连运动裤都没换,只穿上一件薄夹克就下了楼。

外面大雪纷纷,而Even就像一个真正的天使。他穿了一件蓬松的大外衣,Isak猜他里面大概穿了两百层衣服。他的双手插在口袋里,双颊被冻成浅浅的粉色,而他的笑容,他的笑容明亮的让人睁不开眼。

“Hello。”Even几乎贴着Isak的脸说道。

“Hi。”

“圣诞快乐Isak”他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

“呃,谢谢,你也是。”因为某些原因Isak几乎不能直视他的眼睛。

“你还好吗?”Even问道,他听上去几乎在担心了。

“我很好,你怎么样?”Isak还在回避他的注视,但他能感受到那视线有多强烈。

“我觉得好多了。”Even回答得诚恳,这让Isak抬起了头。

“过去三周发生了什么,Even?你去哪儿了?”Isak掩盖不了他声音里的担忧,事实上他也不想掩盖。

“我们还没那么亲近,Isak。”Even调侃。

“Ouch。”Isak微笑道。

“你笑了,我喜欢看你笑。”Even说。Isak丢给他一个白眼,而实际上他的内心澎湃。

“Isak,我能拥抱你吗?”

What the hell.

“什么?”Isak疑惑。

“我,能,拥,抱,你,吗?”Even重复道

“为什么?”

“你问为什么是什么意思?现在可是圣诞节,而且在下雪,所以我想拥抱你。我可以吗?”

突然间Isak的心沉甸甸的。他太孤单了,而这个男孩,这个可爱的古怪的男孩,想要拥抱他。所以他定定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Even开始拉开大衣的拉链,Isak在脑海里大叫‘WTF WTF’。但在稍年轻一点的男孩能将他的担忧说出口时,Even已经倾身将Isak抱入怀中,他将他裹在大衣里,胳膊在他的肩胛骨下紧紧环绕着他。

Isak被Even身体的温度和味道淹没。他站在那里,高个男孩的大衣把全世界都为他阻挡在外,而他的前额贴着他的脸颊。他的呼吸已经乱了,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胳膊该放在哪里。

“呼吸,Isak,记得呼吸。”Even在他的发间呢喃。

Fuck。Isak突然很想流眼泪。所以他抬起手臂,在Even的大衣下抱住了他。他抱得那样紧,几乎让年长的男孩失去平衡。他紧紧地贴住他,以至于他能感受到他们的心脏一起跳动。Isak闭上双眼,头埋在Even颈间,手指压在他的背部。即使高个男孩穿了几百层衣服,他仍希望他能感受到他的手指。Even把他箍得更紧了点,轻轻在他发间落下一个吻。

“没事了,baby,没事了,一切都会没事。”

他们就站在那里紧紧环住对方,直到Isak的心不再那么剧烈地上蹿下跳。他们就那么站在那里直到Isak不再哭泣。当他们缓慢分开对方的时候,高个男孩就那么嘴唇微张地注视着他。

Fuck

他低下头理了理衣服。刚刚发生了什么?

“感觉好点了没?”Even问道。

“呃,嗯,是的,谢谢。”Isak结巴了一下。

“随时奉陪。”Even笑着说道,只是他突然退后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我得走了,不然我妈得展开搜捕行动了。”Even补充“见到你很高兴,Isak。”他伸出手,在收回手之前轻柔地摸了摸年轻男孩的颧骨。

Isak就那么全神贯注地看着Even离开。他的心狂跳不止,他急切地想要奔向他,就在这雪地里亲吻他,直到他们都不能呼吸为止。

可是,他只是看着他的剪影一点点消失在黑暗当中。

————————

Even Elementary Biology

(23:23)The greatest thing , you'll ever learn ,

(23:23)Is just to love ,and be loved in return.

————————

放假期间唯一的好事是Magnus和Mahdi回来了。Magnus因为挪威生命科学大学的兽医计划一直不在奥斯陆,而Mahdi在特隆赫姆的挪威科技大学学习土木交通工程。

男孩们纷纷回归,听Magnus吹嘘他如何钓女孩子们上钩(但均以失败告终)的蠢事,Isak脑海中不停播放的“Even之歌”终于可以消停一会。Isak很高兴他们还不认识Even,所以他们不会一直拿Even来烦他。

所以现在Isak可以开怀大笑,听一些说唱歌曲,大声唱歌,玩Fifa,听男孩们讨论各种妞儿,特别是当Vilde回来见到Magnus躺在沙发上的时候,Isak几乎笑到癫狂。他们在尼森的三年里,Magnus曾饥渴地追求过Vilde,而当Vilde终于表现出些许兴趣的时候,Magnus竟然宣布要去其他地方上大学。Vilde一直没原谅他,但她还是开口邀请他去参加Eva家的除夕夜聚会。

.

Isak盯着手机考虑他是否应该邀请Even。这有点冒险,他已经能够想象到时候Vilde和Eva会如何尖叫了。但他又感觉不邀请Even有点说不过去。所以他还是这么做了。他本可以在脸书小组里把他添加进去,但他肯定这么做Vilde会接到通知。

————————

Even Elementary Biology

(15:28)

(I)嘿 Even。我的朋友Eva要在除夕举办party

她要求我们邀请些人过来,所以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过来

当然,你也可以带上你的朋友。

(E)嗨Isak!ouch,我已经答应我的女孩去另一场party了 :(

(I)ok

(E)是“前女友”啦,我们早就分手了,但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

(I)ok

(E)你吃醋了?

(I)Even 拜拜

(E)我就把它当成吃醋了。我猜你现在一定在翻白眼。

不过还是谢谢你邀请我,我很愿意去。只是Elvebakken那帮人实在难搞

(I)你是bakka的?

(E)对,不过我三年级时差点转学去Nissen

(I)啥?!

(E)说不定会遇见17岁的Isak,光想想就要激动死了

(I)闭嘴,话说你为什么差点要转学?

(E)我们还没那么亲近,Isak

(I)fuck you

(E)我也想啊 :(

(I)拜拜!

(E)你喜欢那首歌吗?

(I)什么歌?

(E)我上次发给你的歌词

(I)没意识到它们是歌词

(E)你以为我只是随便提提 eden ahbez?(注:美国诗人及作曲家)

(I)谁?

(E)你的乐品需要改进了Isak,相信我,你该去听听Nature Boy

————————

Isak没回复Even,却迅速戴上耳机在油管上搜索eden ahbez nature boy。他点开第一个视频,有个未知的男人唱着Even之前发给他的歌词,甚至连背景音乐都没有,Isak却已沉浸其中。

There was a boy

A verystrange enchanted boy

Isak闭上眼,想象如果Even可以看见内在的自己有多空洞,而自己又是如何渴望被填满。

A little shy and sad of eye

But very wise was he

Then he said to me

The greatest thing you'll ever learn

Is to love and beloved in return

.

最后Isak找到Aurora翻唱的一版Nature Boy,他一直循环播放直到Magnus认出这就是《异形:契约》(注:17将上映,法鲨主演)预告片里的背景音乐。

哈,现在他也有一些电影相关小贴士可以让Even惊讶一下了,哈哈。

直到Isak意识到自己这样有多傻他才放任置之。

.

除夕夜,Isak正穿着他最漂亮的衬衣,最漂亮的裤子,最漂亮的鞋子。他在高中所关心的每个朋友都在Eva家里,并且还有些新面孔,一切都很好。尽管事先有约好,他绝对没有在前两个小时就盯着门以期待某个人会出现,绝对没有。

事实上Isak现在已经有那么点疯了,在不知两罐还是三罐啤酒过后,他几乎不能思考任何事或者任何人,不过他也的确不想和这一切有任何瓜葛就是了。

当Jakob走近让他慢点喝酒时,他仍盯着那扇门门。考虑到他现在的确有点头晕,Jakob的建议也许还不错。随后,Jakob带回一杯水,对他讲如果他还想坚持到午夜的倒计时活动,他最好把水给喝了。Isak向他微笑。

“你知道吗,你也没有那么糟,Jakob。”

“哈?”

“我也不知道了,我以为你是那种有种大男子主义的人,但你人还不错,还挺聪明。”Isak承认。他已经完全醉了。

“哈,谢了,小伙子。我也喜欢你。”他捋了捋头发。

“你知道吗,换个情况,我也许会在夜里偷偷亲你一下。”Isak突然说道。

“嗯?”

“嗯,不过不会再有其他了,我对你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Isak已经失控。

“Ouch。”

“是的,和他相比其他人都黯然失色。”

“OUCH!”Jakob笑了。“Fucking Bech Næsheim!让我们所有人都变成了一坨shit。”

“对,Fucking Bech Næsheim!”Isak重复。“FUCKING BECH NAESHEIM!”

当Sana出现并将他拖走的时候,party上的人们都已经开始跟着起哄叫嚷着“Fucking Bech Næsheim”。

“你在让自己难堪。”她说道。

“我有吗?”Isak真诚地回问。

“你在让自己非常难堪。”这时候的Sana有点刻薄。

“Sana你太过分了!”Isak撅起了嘴。

“你在Even面前也会做这种动作?怪不得那个可怜鬼沉迷于你了。”

.

几乎快要到午夜,Isak坐在沙发上,大口喝水,思考如何收回自己之前对Jakob说的话,此刻他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

Even Elementary Biology

Isak起身奔向房外才接起电话。

“呃,hello?”

“Hi,Isak。”Even的声音是如此温柔。

“Hi,一切都还好吗?”Isak想不到什么理由能让年长的男孩在快要倒数的时候打电话给他。

“该是我来问这个问题。”Even回答。

“什么?”

“我看见了Vilde前几个小时发的ins快拍,有不少人在叫‘Fucking Bech Næsheim’嘛,真有趣,哈哈,你也是其中之一?”

“我没有。”他撒了谎。

“嗯,当然。”Even调侃。Isak通过他的声音就能想象他的笑容。

“呃,你该挂电话了,十二点就要到了。”Isak出声。

“我不想。”

“哈?”

“我想要和你一起开始新的一年。”Even的话比酒精还要醉人。“跟我讲话。”

Isak又慌又羞,这个人真是难以置信。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Isak承认。

“你什么也不用说。”

   10 9 8……

“好吧。”Isak对着手机呼气。

   6 5 4……

“好吧。”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love。”

“新年快乐,Even。”

.

“你去哪儿了!你错过了Vilde和Magnus接吻!兄弟,那太TM搞笑了。”Isak一进入室内Mahdi就对他说。

Isak的整颗心都膨胀起来,他觉得自己又醉了。Fucking Bech Næsheim。

所以,当00:46‘Even Elementary Biology’给他发了条短信叫他出来的时候,一击即中,他除了跑出去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

Even正倚着一根灯柱,穿着完美无瑕的黑西装,一如既往得漂亮。

“你看上去很漂亮。”Isak脱口而出。

Even真的笑了出来。“你的进展有点太快了,Isak。你现在醉到什么程度了?”

“我,艹,我没醉。” Isak不敢相信他刚刚说了什么。

“没关系。”Even轻声笑。“我的确魅力四射,我承认。”

“fuck off。”

但随即,Even走近他,他的脸近在咫尺,他的双眼就只是那么看着他。

“我只能呆一会会。我的party还在市那头,而我就跟个傻子一样骑自行车过来了。”Even说道。

“所以,你为什么要来这里?”Isak问道,而他的眼神渴望着‘please,please,please’。

Even伸出一只手轻轻摩挲他的脸颊。

“我到这里是来打破一个承诺。”他说道。

“什么承诺?”

.

Even倾身吻住他的唇。这个吻温柔又怜惜。这是一个“早安宝贝我为你煮了咖啡”之吻。这是一个“我一整天都没见到你那漂亮的脸蛋”之吻。这个吻如此温和却又让他连脚趾都蜷缩起来。Isak闭上双眼,他的手抓紧了Even的手腕,而他的心,已跳到了嗓子眼。

Fuck it. Just fuck it.

Isak能看见漫天繁星,能感受到那感觉,就是他一直渴望却一直不敢拥有的,所以他张开嘴巴,准备好迎接Even愿意给他的一切。

tbc

写在后面:

1:文中Isak点开的第一个视频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39UrDjHDio

2:Aurora翻唱版本:

http://music.163.com/#/song?id=406346047

还记得剧里Even对Isak说“我开学第一天就见到你了”那个场景嘛?那时的背景音乐也是Aurora的歌哦哈哈

评论(22)
热度(313)

© 茕茕不孑立的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