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茕不孑立的z

[授翻] I'm Not in Love

Chapter 5: I want you

 

Isak躺在床上,随意浏览脸书的新闻内容的时候,视线被Sana几小时前分享的一篇关于欧盟移民政策的文章所吸引。

Even Bech Næsheim和其他16人都说赞。

究竟发生了什么?

.

Isak走进客厅发现Sana正一个人在那边玩手机。Vilde为了取她的“放轻松”学生社团的海报,之前就离开了公寓。春季学期还有几天即将开始,Vilde正努力招募新成员。这个社团的主旨其实有点迷糊不清,但Vilde解释这个社团就是为了那些想要放松和社交的学生们而开放的。目前为止它有五个成员。Isak基本上算是被强迫进去的。

“只有四个成员他们是不会让我创办社团的,求求你了。”她这样恳求过。

这就是现在Isak在那个叫“放轻松,小碧池”的群聊里的原因。

.

“你什么时候在Facebook上和Even成好友的?”Isak问。

Sana举起一只手,示意他闭嘴。

“等会儿,我正在分享一篇文章。”她仍看着手机没有抬眼。

“你什么时候开始在Facebook上分享文章了?”

“从我开始读公共和国际法专业开始,怎么了?”她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又补充道,“这让人看起来聪明点。”

“Sana,所有人已经都知道你很聪明了。”Isak说道。

“我们系的人可不知道,我得表现得强势一点。”

“好吧,不管了。”Isak放弃挣扎。“所以你为什么会和Even在Facebook上成为好友?”

“因为他加了我,为什么?”她终于抬起头,带着那种熟悉的得意的微笑。

“什么为什么?我还以为你讨厌他。”

“我可不讨厌他,而且,不然我该怎么做?拒绝他,然后关上社交的大门?”

“我以为你说过他是为了那什么什么利用我。”Isak几乎要结巴了。

“那是Noora,不是我。而且,新年夜那天我看见你俩接吻了。那个吻还不算太色情。”她听上去漫不经心。

Isak几乎要窒息。

“你干嘛了?什么时候?!”

“Jakob找到我说你慌乱地跑出去了,所以我们就跟着你咯,那还挺可爱的。”又是那种微笑。

Isak的脸涨得通红而他现在就想去死。

“那不是看上去那样的。”他撒了谎。

“当然。”又是那种“我特么可是Sana Bakkoush,而我什么都知道”的微笑。

Isak拖着脚步将自己锁进房间的时候Sana又开口道:

“是圣诞节之后。”

“什么?”Isak问。

“他在圣诞之后加了我们好友,他还点赞了我们每张有你的照片。这很可爱。我们在‘天生婊贝’里讨论过,你不该再屏蔽它了。”

Isak摔上了他卧室的门。

————————

除夕那夜,当他们的嘴唇分开的时候,Isak仍然紧闭着眼睛,他的左手仍拥抱着Even,轻轻抚摩着他的左边脸颊。他喘息着。太羞耻了。

当他终于有勇气睁开双眼的时候,Even正看着他,以那种惊艳的眼神。

“如果你能看见我所见到的。”他轻声道。

Isak的下巴仍微微抬起而他的嘴唇仍微微张开。吻我,再一次吻我,求求你。

然而,高个男孩只是贴紧他们的额头摩挲着他的鼻尖。他几乎不敢呼吸。别再让我有这种感觉了。

Even终于退回一步,抚摸着他的脸颊,用他那低沉的嗓音说道:

“做好准备的时候打电话给我。”

然后他就带着他的自行车消失在夜色之中。

那天早晨Isak看着太阳升起。我准备好了,我他妈完全准备好了。

————————

新年之后Isak完全没有联系Even。相反,他只是盯着手机等待。他知道决定权在自己手中只是他无法迈出那一步。他不知道该怎么做。

.

他正在图书馆里和Anders举办一场“眼神比赛”,那个上学期他曾短暂接触过的黝黑的男孩,后来无论什么时候他见到Isak,总是瞪着他。此刻他收到一条短信。他只是盯着它就已心跳加快。

————————

Even  Elementary  Biology

E(16:16)嘿❤

E(16:16)你现在在干嘛?

I(16:19)正和这位仁兄干瞪眼,怎么了?

E(16:19)呃

I(16:20)不是那种,是他在瞪着我

E(16:20)WTF,你在哪?

I(16:20)图书馆

E(16:21)Wtf Isak。学期还没开始呢。

I(16:22)我知道,是Jakob想在别人借走前借几本书

E(16:22)Jakob?

I(16:23)Jonas的室友

E(16:23)Jonas?哦,你insta上的那个浓眉毛?

I(16:24)Fuck off

E(16:30)你在图书馆哪儿呢?

I(16:30)wtf怎么了?

E(16:31)我到这儿了

————————

他还没来得及回复Even就已经找到了他。

“Hello。”他说道,在Isak旁边坐下。他穿着一件牛仔夹克,头发都没有打理。Isak想伸手摸摸那头发。

“Hi。”他已经完全无法保持淡定。他所能想到的就是那些亲吻,那些喘息,那些…

“所以,这个家伙在哪?”Even打断了他的思绪。

“什么?”

“你盯着看的这个人?他就是那个Jakob?”

“不是,见鬼。Jakob借到书后就走了。我还呆在这儿是因为Vilde还在我们公寓里给那些大一女生们开学期前会议。”Isak承认。

Even轻笑。

“Vilde,她很可爱。”他笑道。“所以那家伙在哪?你不会为了让我过来故意撒谎吧?”

Isak翻了个白眼,下巴向Anders的方向指了指。

“我的天,他真的在瞪眼睛。你对这个可怜人做过什么?”Even嗤笑。有那么一小会,Isak没有讲话。

“哇哦?你背着我偷汉子了?!”Even嘲笑道。他太荒唐了。

“别这么荒谬。而且,我和他早发生在你注意到我的存在之前。”Isak说道,突然被自己的诚实惊讶到。

“不可能。”Even坚定地说道。

“哈?”

“开课第一天我就注意到你了,是你永远没注意到我。”

Fucking Even

“嗯,当然。”他佯装冷漠。

“什么?你不相信我?不然你以为我什么要去上那该死的基础生物学?”

What the fuck

“What the fuck?”

“第一天我就看见你从教室走出来。你知道作为传媒专业的要插进那门课有多难吗?他们甚至还让我上了什么实验室安全这种课,你相信吗?”Even就这样倒出这些话,好像他的话不会让Isak想要尖叫出声一样。

“What the fuck,Even?”

“怎么了?”Even甚至有点羞怯了。

“这就是为什么你缺了前两周的课?”

“对。”他笑了。Isak已身在天国。

“我需要你答应我的那些笔记。下周就是我的期末考了。”他补充。

“你还不准备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我觉得我今天坦白的够多了。”Even说道。

“你知道我可不相信生物课那套说辞的,对吧?”老实说Isak并没有。

“Ouch,不过对的,我知道。”

“哈?”

“你为什么这么不相信你值得美好的事物呢,Isak?”Even突然变得很严肃。Isak屏住了呼吸。

“我,呃,我不会要求你去上两门完全没必要的课,只是为了给我所谓美好的事物,Even。”Isak四处张望,就是不去看他的眼睛。

“谁说它们不必要了?我会让你知道我可是好好利用了我的知识。我正在写个剧本,关于某个饥渴的人如何用尽全力去感动他的迷恋对象。”

“当然,Even。”

高个男孩大笑着从他的座位站起来,拎起Isak的外衣让他穿上。

“来吧,宝贝儿,让我们回家做些搂搂抱抱的事。”Even说道,声音大到其他人,尤其是Anders,望向他们。

Fucking EvenIsak回家的路上一直在微笑。

.

问题就是Even影响了他的心,当然,他也影响了他的,好吧,其他部分。退一步讲,Isak变得沮丧了。每天起床的时候他都像一个蓬头垢面的十四岁孩子,他也比平日花更多时间锁在房内躺在床上只是为了看些糟糕的黄|片。更别提当进行他的个人夜晚活动时,他需要咬着自己的手以防止自己叫出那个不该被叫出的名字。Isak现在真的糟透了。

他沉思,因为现在他已经无法在酒吧里和随便是谁来发口活,美好的旧时光一去不复返。因为那感觉就像,出轨?

Fuck this。你俩还没成呢?

.

Vilde Hellerud邀请Even Bech Næsheim进入“放轻松,小碧池”。

.

“What he fuck,Vilde?”Isak还没到她的发间就喊出了声。

“好吧,在你开始像个小孩一样尖叫之前,我和Eskild谈过了你现在的情况,他说如果你超过六个月没和别人勾搭,那就不太正常了。”

“What the hell,你为什么要和Eskild聊这个?而且你为什么会得出那种结论?什么鬼?!”Isak像个小孩一样尖叫。

“Isak,我们可住在同一屋檐下。我同Eskild讲是因为我不是什么同性事物专家。好吧,我是和Eva亲热过,大概九次,但那并不能算什么。”

“Vilde?同性事物?你他妈在说什么呢?你为什么要把Even加到那个群里?”Isak疲惫不堪。

Vilde放下手机走向站在她房门边的Isak。她看着他的双眼,以一种非常严肃的口吻说道:

“Isak,我很抱歉,但你真的需要一根丁丁。我受够了你在这个公寓里散发的负能量,以及你的性挫败。这样很病态。随便去哪个酒吧并不能转移你对Even的关注,所以我就这么做了。行吗?”她抬起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Isak说不出话,这女孩让他难以置信。

“我他妈的要搬出去。”

但他并没有。

————————

放轻松,小碧池

Vilde:大家好!新学期就要开始啦,所以我们这周五要去庆祝一下,希望大家都可以来!

Eva:真特么赞

Noora:我不能去,周五要去见William

Eskild:YASSSSS

Isak:你甚至不会来这儿Eskild!

Eskild:我还在生你的气呢 baby jesus

Isak:呃,为什么?

Eskild:你几个月都没给我发短信!我受伤了。

Eskild:尤其是我们曾经还是室友

Sana:我加入

Even:我会到的:)

Eva:dnsiyhfnmsz

Eva:对不起我手滑了

Vilde:你能加入真是太酷了,Even

Eskild:……

Even:谢谢你邀请我,Vilde

Even:baby jesus,那很有趣 :D

Eva:jkfjkdik

Isak:ughhhhhh

————————

Even手持一杯啤酒靠近他的时候,Isak正面带愠色地站在吧台附近。他穿着和除夕那夜一样的黑色衣服。那些画面突然在Isak的脑海里闪现。

“玩得开心吗?”Even问道。

“我想回家。”Isak听上去像个脾气暴躁的青少年。

“为什么,我们才刚到这儿,夜还早着呢。来吧,和我一起跳舞。”他放下啤酒,拽着Isak的手腕带他进入舞池。

Eva不知道正在吻着谁,但她迅速将自己抽离并开始尖叫。Isak翻了个白眼。

5 Fine Frøkner正在播放,除了此地Isak情愿呆在任何其他地方。不过事实上,现在他还是更愿意让Even继续握着自己的手腕。高个男孩似乎比他想的更要荒唐。他竟记得所有歌词,还一直对着Isak唱出来,Isak只得翻着白眼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You make me fired up. There's nothing that can cool me down.

Isak的心开始膨胀,他的呼吸变得急促,他濒临死亡。Even是如此荒谬可他爱他这样。

这真像一个操蛋的标签。What the fuck

There's nobody I'd rather do this with.

一样,Gabrielle,我和你一样。

.

他们在大雪中步行回家,Vilde在不远处蹒跚而行,这时Even牵住了他的手。Isak抽了口气,无法继续前进。Even微笑,拉着他的手继续行走。

“我们现在是在牵手?”Isak问。

“我们现在是在牵手。”

.

Isak从来不知道牵手可以如此亲密。他的手掌因为出汗而潮湿,而此刻他感觉自己就是赤裸裸的。Even的手又大又温暖,和他的手完美契合。当Isak渐渐开始习惯的时候,Even动了动他的手指与他十指相扣。

Isak又抽了口气,而Even开始微笑。

Fuck thishonestly

他们静静地走着,Isak一直看着自己的鞋,而Even每隔几秒就要偷瞄他一眼。他的心剧烈跳动而他不知该怎么做。

“你听哪种音乐Isak?除了Gabrielle。”

“什么?”Isak有点慌乱。“呃,我也不清楚,就说唱什么的。”

“哪种?”

“你知道,九十年代的说唱什么的,比如N.W.A,那种在城市里游荡时会让你觉得自己牛逼的音乐。”

“让自己觉得牛逼的音乐,”Even重复,“听过Nas没?”

“Nas?NAS,Naaas。”

“N-A-S,你到家后应该听听看,或者明天听听看,毕竟现在已经凌晨两点了。”Even说道。

Isak难以相信他们居然在凌晨两点牵着手讨论九十年代的说唱音乐。不过Vilde终于在他们不远处跌倒,再不跟上去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

他们都奔向Vilde将她扶起来。Isak在拦出租车的时候发现Even拉起她将她护在他的胳膊下。这场景,好像你有必须得这么做一样,艹。

他轻轻将Vilde放进车内,并为Isak把着门。好吧,我要把她带回家。

“呃,谢谢!下周什么的见。”Isak一进入车内就说道。

“晚安,Isak。”Even的语气甜甜的,他撑着车门,而另一只手伸出来轻轻摩挲年轻男孩的脸。Isak放任自己短暂依靠这触摸。但很快,车门就被关上,他们已在回家的路上。

.

Isak刚换上运动裤的时候Vilde发短信问他还有没有多余的零食。他对着走廊吼道“没有”,随后就将自己扔上了床。

 

————————

放轻松,小碧池

(03:01)

Vilde:嘿大家好今晚太棒啦。我快饿死了谁还有吃的或者零食吗?

Vilde:!!

Vilde:???求你们了

Eskild:滚去睡觉

Noora:你可以喝点水,否则明早会感觉更糟。

Eskild:Noora你还醒着?

Noora:Eskild拜拜

Even:我有一些零食,我可以带它们过去,我的楼离你们不是很远。

————————

Isak坐起身。这是什么鬼?

“Vilde?”他在房间里喊道,但并没人回答。十分钟后他收到了来自Even  Elementary Biology的短信,要他下楼。

见鬼。

.

Isak穿着运动裤下楼。外面又开始下雪了,而Even看上去是那么的柔软而漂亮。他仍穿着他的黑色大衣,脸颊已被冻红。他拎着一小袋大概是带给Vilde的零食。此刻是凌晨三点十五分。

“我给Vilde带了些零食。”Even举起那个袋子。

“呃,酷。”Isak说。

“酷?”

“我的意思是,你知道的,你这么做很贴心。”Isak结巴了一下。

Even笑了,询问他们是否可以进去呆一会。

“什么?为什么?”Isak惊慌道。

“哈哈,冷静。”Even笑道。“只是到楼里面,不是到你公寓里面。我走过来的,快要冻死了,一会会就好。”

“呃,好吧。”Isak说。

.

Isak为Even推开门的时候感受到高个男孩将手放在了他的腰间。

“你干什么呢?”他惊地跳起来。

“我,在,抚,摸,你。”Even对着他的耳朵吹气,声音瞬间变得低沉。

“我能看出来。”门在他们身后关上的时候Isak回答道。如果不是楼上的微弱灯光他们就完全被淹没在黑暗里了。

Isak转过身面对Even,年长的男孩又一次握住他的腰将他轻轻靠在墙上,完全不管那一小零食袋了。Isak抽了口气。

“你在干嘛?我的天。”Isak整个一团糟。

“我说了我在抚摸你。”Even回答,继续靠近,所以他们的脸之间只剩几毫米的距离。

“你闻起来像啤酒。”Isak努力出声。

“你闻起来像Botanisk花园里的花。”

“胡说八道,Even。我他妈的闻起来不像花,男的可不会闻起来像花。”Isak有点慌乱,他听上去就像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小孩。

Even笑了。

“好吧,好吧,你闻起来像男士古龙水。你闻起来好极了。”

“我的天,你太奇怪肉麻了,Even,放开我。”

而他也的确这么做了。Even退回一步,倚靠着狭小走廊的另一堵墙,Isak因为失去支撑而失去平衡。

“今天夜里,我真的很想再见到你,Isak。我甚至为此让Vilde在群里撒了谎。”Even承认。

其实Isak已经知道了一切,所以他只是直奔要点。

“你为什么想要见我,Even。”他询问。

“因为我想要触摸你。”Even又闯入了他的个人空间,“像这样。”

高个男孩贴紧他们的腰,抬起一只手轻轻抚摸Isak的脸。

Fuck.

“我觉得你该走了,Even,我觉得你已经醉了。”Isak的声音弱弱的,甚至不敢直视他。你简直要了我的命。

“我没醉,我只喝了一瓶啤酒。我只是需要靠近你。”Even说道,他的手从年轻男孩的脸转移到了他的腰。

“我觉得我们现在靠得真的很近。”Isak不知道这些废话究竟是怎么从他嘴里跑出去的。

“不是那种。”Even轻声呼吸。“我需要…”

Even的胳膊环绕住Isak的腰,将他抱在怀里,而他的头埋在他的颈间。

Isak脑海里所有那些讥讽与玩笑的话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仍是那首“Even之歌”,高个男孩的胳膊在他腰周抱得越紧,它就越是响亮。

“现在,我们才是靠得很近。”Even在他颈间低语。

Isak毫无办法。他将胳膊环绕着Even的脖子,头栖息在那里。他们静静站立在那里,就只是互相拥抱,呼吸对方发间的气息。Even的手此刻在Isak的下背部徘徊,仅仅这触摸就已让Isak沉醉,连呼吸都变得急促。我已彻底迷失。我想要你。我想要你。我想要你。

“艹,Isak,我想要你,我他妈太想要你。”Even的话让他轻轻颤抖,他完全融化在他的拥抱里了。太让人兴奋,让人失去方寸,他毫无招架之力。

占有我。我就在这里。我完全属于你。你可以完全拥有我。

“艹,吻我,Even。你他妈只要吻我就好。”Isak从未想过他会说出这些话。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518051

“Even…”他喘息道。

“yes ,baby…”Even只是继续攻城略地。

“Even…”

“是的,是的,你需要什么?”他又一次吻住他,深入地,渴望地,强硬地。“你想要什么,baby?”

“求你…”

“求我什么宝贝?无论你想要什么,无论什么…”

“求你不要离开我。”

tbc


新年快乐<3

lofter的敏感词太无语了……

评论(61)
热度(410)

© 茕茕不孑立的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