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茕不孑立的z

[授翻] I'm Not in Love

Chapter 6: I Love You

 

天生婊贝

(09:07)

Vilde:好吧我还醉着呢,但是我刚刚看见Even“鬼鬼祟祟”地出去了

Sana:早该如此了

Noora:他偷偷溜出去的?喔。棒极了。

Sana:Eva哪儿呢?她怎么还不开始尖叫?

Noora:大概还在睡觉

Vilde:我不知道

 

(09:33)

Vilde:现场报道!他刚刚回来了!

Vilde:他去买了些早餐

Vilde:我真的嫉妒了

Noora:我真的惊讶了

Vilde:我觉得他穿的好像是Isak的衣服

Sana:有趣

Chris:需要有人来为我解释下来龙去脉,我懵了

Vilde:Chris你过会儿该来学校

Isak Valtersen 刚刚退出此群

————————

Isak醒来的时候,Even并不在身旁。他的第一反应是咕哝一声:“我就知道”。接下来他看见了群聊里的第一条信息,他扔开手机,靠在墙上重重叹了口气。好吧,我就艹了。

他尝试将那股不快藏起来,并做好准备一天都不要同自己的室友见面,然后他就听见有人在敲公寓的门。Vilde开了门,以那种极高的音调同那人打了招呼:“嘿!!!”

“早上好。”

Isak一听见那声音就迫不及待地跑了出去。不过当他意识到自己这样有多傻以后他终于停下来倚靠在沙发边上。Vilde和Even就只是站在过道里盯着他。

“看来你很想我嘛。”Even笑道。

Shit.

“我买了些早饭。你们昨天说公寓里没吃的了。”他继续道,举起了手中的袋子。

“嗷,Even,你没必要这么做的!”Vilde说道。

“可是我想这么做啊。”Even愉悦地回答。

他们都太烦人了。

“你们都太烦人了。”Isak终于出了声。

Vilde夸张地翻了个白眼。她接下了Even手中的袋子,将它们放在台子上。

“我觉得那件衣服穿你身上更好看,Even。”她说了这句话就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Isak仍倚靠着沙发的扶手,Even走向他,吻了吻他的唇角。

“Hello。”他微笑。

“Hello。”Isak回敬他一个微笑。

.

“求你别离开我。”

它就像一声啜泣似的出来了,让他们俩人都惊讶了一番。Isak不知道他这样恳求是在期待什么。他一直无法停止思考这个。他从未想过向任何人吐露这些话,更别提向正在同自己亲热中的Even。

所以现在既然他们只有咫尺之距,Isak不由自主地抬手捂住了嘴,好像防止自己再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不过接着他就又羞又恼,似乎自己的奇怪行为已经破坏了这本该完美的时刻。

你特么可真干了件好事,Isak。

但接下来Even将他的手从脸上拿了下来。Isak没法直视他,他怎么能?

Even用食指抬了抬他的下巴而他的另一只手仍抓着年轻男孩的手腕。“嘿,看着我,Isak。”他轻声道。

相反,Isak的头更低了下去,他抓着Even的手,盯着地板。他完全被打败了,他受够了那些情绪,受够了一直那么恐惧。

“Baby,怎么会有人会离开你。”

这不是一句问句。Isak抬起头,Even正用那种充满爱惜与渴望的眼神注视着他。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何德何能能够得到Even。他的呼吸再一次变得紊乱,而他脑海里的那首“Even之歌”又开始变得嘹亮。

Fuck it.

Isak双手捧住Even的脸,给了他一个真正的吻。他是如此渴望地吻住他,深入地,缓慢地,热烈地,从圣诞节Even穿过整个城市来拥抱他那天他就想这么做了。接着他又吻了他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直到高个男孩的思绪开始融化,他们的嘴唇喘息着靠着彼此,身体互相摩挲推拉,那吻才停止。

Isak仍捧着Even的脸,他肩膀耸立,踮着脚尖,努力习惯这本是由他发起的一切。

“我也想要你,Even。”他终于轻声道。“非常非常,Even,非常。”

.

当他们急促喘息着进到Isak的卧室时,Even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呻|吟,Isak意识到,Even之前从未来过自己的公寓。他贴着他的嘴角笑了。

.

Isak倒在床上,他拉着Even到自己上方,伸头去吻他的脖子。年长的男孩呻|吟着抚摸他,但并不如Isak想象中的那么强硬。所以他离开了他的脖子,捧着他的脸。

“怎么了,Even?”他轻声道。

“没什么,我只是,我觉得我好像在做梦一样。”

Isak起身同他面对面,极其温柔地又吻了他。他以前不知道自己居然可以如此温柔。

“你太肉麻了。”

“不是的,这就像我的大脑在同我开玩笑,因为你如此完美地就在这里。”

最后两个字刚说完,他再一次推倒Isak跨坐在他身上。Isak的脸红了。

“这个场景我已经梦过无数次,你知道吗?”他微笑着说。

“哦真的?所以此刻应该发生什么?”Isak取笑他,尽管此刻他已快要落泪,脑子也因为汹涌的欲望而眩晕。

“此刻,我要给你吹一发。”

Isak窒息,他的那些骄傲自大突然就消失了“什么,我,”

“我想让你快乐,宝贝,上次别人这么好好照顾你是什么时候了?”Even问道。

“我不知道,What the fuck。”Even正紧握着他的腰。“你干嘛呢?”

“我正在脱下你的裤子,接下来,我将要舔你的——”

“闭嘴!别说了!我的天。”

Even给了他一发口活,Isak几乎要落泪。

.

午夜的时候Isak醒来一次,他还以为一切都只是个梦。但接着他意识到压在自己胸膛的除了是Even的胳膊再无其他,Even紧紧抱着他,坚定而沉稳,他的背倚靠着高个男孩的胸膛,他就这样从背后抱着他。该死,我们居然这样抱着。

.

第二天早晨,Even给了他一个早安吻,Isak任由自己心中的小鹿撞来撞去。

不管了,艹。

Even讲的每个笑话他都捧场,Even做的所有食物他都吃光,Even给的每个吻,他都甘之如饴。

终于,他允许自己感受幸福,而这感觉实在太好。

.

“我只想永远和你呆在这里,可以吗?”

他们正躺在Isak的床上,互相依偎。

“你太肉麻了,Even。”

“同意,所以我可不可以?”

“你可以。不管了,我今天要见Jonas和Jakob。”Isak起身道。

Even嗤笑:“什么?你要为了你的兄弟们抛弃我?”他的眼里充满笑意,Isak喜欢他戏笑的样子。

“Ugh。滚远点。不过你猜对了,我几天前就答应他们了。”

“但那是之前了。”Even跪坐起来拉着Isak的腰靠向自己,从背后抱着他。年轻的男孩融化在这拥抱里。

“我,呃,在什么之前?”

“在我的嘴包裹着你的——”

“我的天闭嘴,Even,请你闭嘴。”Isak被吓了一跳,Even却开始大笑。

“你这么害羞的时候实在太可爱了。”

.

“容光焕发嘛。”Jakob说道。

“什么?你什么意思?”Isak惊恐,他怎么会看出每件事情?

“放轻松,Isak,我只是说这对你可是件好事。”

“什么好事?”他表现得有那么明显?

“Isak,你整个下午都在对着手机傻笑,兄弟,我们不在乎,那很好。”Jonas终于出声。

他知道了?Jakob告诉他我在除夕夜吻了Even?

“呃,好吧,谢谢。”Isak这么回答。

.

事实上Isak从未做过出柜这件事。他在尼森读二年级时开始亲吻男孩们——好吧,其实是男人们,只是他从未记住他们的脸以及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他只是徘徊在那些gay吧外,沉醉于深夜里,向第一个经过他的人眨眨眼睛。请让我能感受到一些事情。

Eskild第二次遇见他的时候,他正跪在一条建来用来抽烟的小巷里,这有点丢人所以他们从未谈过这个。相反,Eskild把他拉进他们的室友群并带他去见一些人,只是他从未直视他们的眼睛。

所以Isak为了让那些男孩们刮目相看开始在Party上亲吻更多的女孩,他想以此来逃避现实。不久,关于他不能“竖起来”的流言就开始传播,所以到了三年级,所有人都觉得他要么阳痿,要么是gay。

并且,关于他的父母,尽管前一年他已为此伤神,但三年级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更糟,他根本无心再管。他开始不再在乎人们说了什么或者没说什么。所以当Jonas问他滑板场里盯着他看的那个男的是谁时,他只是耸耸肩:“我觉得他可能给我咬过一次。”

.

Jonas知道他和男孩们勾搭。但他们从未谈过这个,不是他最好的朋友不曾尝试。是Isak将他拒之门外。他讨厌承认,可是他的确这么做了。并且不知为何,他开始和Jakob更亲近,他对自己在新年夜里见到的事未置一词。

.

“呃,兄弟们?”Isak轻声道。

Jonas和Jakob从他们的操作台里抬了头。

“那个,你们认识Even吧?”Isak几乎站不住脚。

“是的,Isak,我们认识Even。”Jakob说道,Jonas示意他闭嘴。

“他怎么了?”

“呃,我们之间有点事情。”Isak不敢相信他真的说了这个。

“嗯,酷,帅哥一枚。”Jonas说。

“我早就知道了,甜心。”Jakob回答。

“好吧。”

.

当Jakob出去取披萨的时候,Jonas转向他。

“Isak,你知道你可以告诉我任何事情的,对吧?我觉得自从我们上了大学后,我就变成了屎一样的可有可无的朋友。”

“你是挺屎的,对的。”Isak开玩笑。

“我说真的。”

“好吧,我很好,我保证,我觉得我很好。”Isak停住。

“你觉得你什么?”

“我觉得我很快乐。”Isak承认。

“那很好,你值得这个,兄弟,我说真的。”

.

Isak和Even间有那么点事情,相当多的事情。类似“嗨,宝贝,给我讲讲你的笔记不然我就在图书馆舔你的脸”的事情;类似“这学期我会去上生物多样性这门课然后好好嘲笑你”的事情;类似“把我压在厨房的柜台上,我不在乎Vilde会不会走进来”的事情;类似“我要会会这个你为了他一次次抛弃我的叫Jakob的家伙”的事情。

Isak仍然会翻着白眼说些刻薄的话,只是Even的笑容只会变得更加灿烂,而他的心会因此更加膨胀。

.

“给我说些甜蜜的话。”有天晚上他们躺在床上,Even把玩着Isak的头发说道。

“什么?现在?”Isak以一种戏讽的语调回答。

“再说一次你有多爱我的眼睛。”

“Ugh,Even。我只说过一次而已,那时候你还在我身上,而且,”Isak含混地说道。

“而且什么?”高个男孩爱怜地盯着他。

“艹,我爱你的眼睛。”

Even笑了。“而且,我,爱,你。”

.

那些话就在空气中漂浮。Isak几乎不能呼吸。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Even用胳膊抱住他直到Isak将脸埋在他的颈间,他轻声道“你不用也说那几个字的。”

所以Isak没有开口。

.

“两年前我听到这个可能会直接死掉。”片刻过后Isak贴着Even的皮肤说道。

“嗯?”

“我一直在想关于你说你三年级差点转学到尼森的事情,一切都会完全不一样的。”

Isak认为今晚做一个诚实的人可以弥补之前他因那三个字而陷入的沉默。

“你想这个?”

“嗯,我那时完全崩溃了。”Isak无法停止。Even的拥抱更紧了点。

“怎么了baby,发生了什么?”

“呃,我妈完全疯了,我搬了出去,在地下室住了段时间。”

“什么?”Even坐起身摸了摸他的脸。“地下室?你和你妈吵什么呢?”

“我们没吵架,我爸走了,所以我也必须得离开。”他没看进Even的眼神。

“为什么?”

他能感觉到Even在他面前变得紧张。Isak害怕了,终于要告诉Even自己曾经为什么一团糟。他担心一旦开始,他就无法停止,将那些他曾经深深埋在心底的废话一字不落地吐露出来。他害怕Even发现他只是一个自私的小鬼。

但他突然想起这个男孩曾为他所做的所有美好的事情。那些等待与温柔,以及那些“你为什么这么不相信你值得美好的事物呢?”,“如果你能看见我所见到的。”“Baby怎么会有人离开你?”。Isak能感受到,他和这个奇怪的男孩,已有了深入骨血的联系。这个奇怪的男孩有时候比他自己还了解自己。所以,他可以信任他,完全信任他,因为如果他只能选择一个人去相信,这个人就是Even。

“因为我觉得我不想要任何神经病再毁了我的生活。”

.

午夜的时候Isak醒了过来,Even并不在那儿。


tbc

有点虐的半夜偷偷放。


评论(20)
热度(287)

© 茕茕不孑立的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