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茕不孑立的z

[授翻] I'm Not in Love

Chapter 7: I'll give you the world

————————

Even<3

I(09:18)起床的时候你不在身边感觉有点奇怪:)

I(09:19)如果你拿这个对付我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对你说那些甜蜜的话了

I(12:14)一切都还好吗?

I(17:02)Even???

E(17:03)嘿baby。抱歉,发生了点事,我过会儿发短信给你

I(17:03)???

I(17:03)你还好吗?

E(17:04)嗯,别担心:)

E(17:05)爱你

————————

Isak叹了口气躺回沙发上,整整一天他都在焦虑。是他前一天晚上说了太多了吗?

“最新情况?”Vilde在厨房里问道。

“他刚刚回我了,他说发生了些事不过他还好。”Isak回答。

“看吧,我告诉过你没什么好担心的。”她说。“事实上,你现在就像个女孩,Isak,因为男朋友错过一顿早饭就发疯的那种,噗。”

“好了,那是性别歧视,Vilde!”Noora说道。

“啥?那只是一种表达方式而已!”

“那可不仅仅是一种表达方式。就是因为这种事情,我们社会里的性别歧视现象才生生不息。我已经跟你讲过多少遍了Vilde?”

Vilde早晨的时候问了他Even的情况,Isak回答他不知道他在哪儿的时候声音里的担忧根本无法隐藏。他考虑了下自己的选择:他既不能告诉她究竟是什么让自己心烦,也不能直接滚回房间整夜生闷气。

“呃,兄弟们,”Isak打断她们。

“我得告诉你我们是 姑娘们。”Noora说道,Vilde翻了个白眼。

“好吧,当然,姑娘们。呃,我并没有只因为他错过那该死的早餐就发疯。”Isak说道。

Vilde和Noora调整了下姿势以便她们能更好的审视Isak,而他还紧握着他的手机。

“继续。”Noora说道。

“昨天晚上发生了些事情。”他停下来低头看着地板。

“怎么了,说啊!”Vilde问。

Isak突然站起来。“忘了它吧,我为什么要对你们说这些?你们就差拿个喇叭去宣传了。”

Vilde吸了口气,“你怎么敢?你和这个Even搅和了几个月了我可没跟任何人讲。”

那并不完全真实但它提醒了Isak所有Vilde为他做过的事情。他又坐了回去。

“好吧!”他深呼吸。“他可能已经说了他爱我。”他快速说了这句话。

他期望的是她们惊讶地大呼“我的天,快把我的手机拿来我的天”,但相反,Vilde和Noora只是耸耸肩。

“那很棒,Isak,我为你感到高兴。但我们早就看出来了。你是在炫耀吗?”Vilde说道。

“什么鬼?当然不是!我只是,我被吓到了然后他说我不必也说出那几个字,所以我就没说。”

“那你爱他吗?”Noora问。

“我不是在跟你讨论那个!”

“见鬼,如果你准备一直像个小孩一样无理取闹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们?”Noora回击。

“因为他告诉我他爱我!但接下来我就给他讲了我那些奇怪的破事,然后现在他就不在这儿了!”Isak真的喊了出声。“我知道这些对你们来说只是群聊里的屁事,睡觉前的笑话。但对我这他妈的一切都是真正发生的。它不是什么娱乐活动,我可以感觉到这一切好嘛?而这一切都太他妈糟糕了,我他妈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你该回答你的问题,我正在寻求帮助,我以前从未这么干过。但你知道什么?艹!”

Isak摔上了卧室的门,对刚刚自己的一番话感到惊诧,就好像谁控制了他的身体似的。

————————

Noora A. Sætre

(19:04)

(N)嘿Isak。我对之前的事感到抱歉。我只想告诉你Vilde和我不会向别人“宣传”任何事情的

(I)ok

(N)如果你想要谈谈的话我就在这儿,我说真的

(I)takk

(I)抱歉我之前对你们大喊大叫那些破事

(N)没关系,我活该

(N)呃,还有一件事

(I)?

(N)真的,那就只是三个字而已,是吧?

(I)好吧

————————

就只是三个字而已。

————————

Even <3

I(20:32)我想你了

I(20:33)你能过来吗?我有些话想告诉你

E(20:35)我也想你,宝贝。不过今晚不能过去

E(20:36)明天告诉我?

I(20:36)好吧,晚安

E(20:37)晚安 <3

I(20:37)<3

————————

Even立刻回复了他,Isak如释重负,但这感觉没能持续太久。他有无数问题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在半夜离开?是因为我离开了我妈妈吗?是因为我没对你说我爱你吗?

可是相反,他只是放下手机,等待睡意来袭。

他一个问题也没问出口。

.

第二天Even并没有出现,也并没有去上星期一的生物多样性课程。Isak想要尖叫。他给他发了二十七条短信,Even每一条都有回复。

“我迟到了。”

“我睡过了。”

“我的妈妈要见我。”

“我今天有点累。”

“没,我没感冒,宝贝,你没必要来看我。”

Even在回避他,Isak越来越焦躁不安。痛苦,这太痛苦了,但Even说过他永远不会离开他。他至少不该去怀疑他,他至少应该有Even给他的一半耐心。所以他用尽全力坚守着这些想法,尽管他的思绪已是一团乱麻,而他的不安感已快要冲破牢笼。

他不会离开我。他不会。他不会。

.

“Even在回避我。”Isak同Jonas而不是Jakob说道。

“呃,为啥?”

“我不知道,我有一周没见到他了。他也错过了他的课。”

“你确定他是在回避?可能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呢。”Jonas说道。

“我他妈什么都不知道了。”Isak将脸埋入手掌。

“别这么多戏,去看看他不就知道了。”

“我甚至不知道他住在哪儿。我太特么愚蠢了。我知道他的公寓楼离我的很近可是我从没问过。”Isak承认。

“我们都知道那不算个事儿,兄弟。”

就只是三个字而已。

————————

Vilde Hellerud Lien

(13:32)

(I)Vilde我需要帮助

————————

Isak站在Even的房门前,他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就只是三个字而已。

他敲了两次门,一个深色头发的男孩打开了门。

“嗨,呃,Even在这儿吗?”Isak在紧张。

“嘿,你一定是Isak吧?我叫Mikael,他的舍友兼死党。”男孩伸出一只手。

“该死,我忘记自我介绍了,对,我是Isak,很高兴见到你。”

Isak意识到他竟不认识任何Even的朋友。老实说你还知道他什么?

“Even不在这里。”Mikael说道。“欢迎你在这里等他,不过我觉得他今天晚上不会出现了。他已经呆在他父母那里有段时间了。”

“哦好吧。”Isak再一次陷入恐慌。“谢了,Mikael。”

他要转身的时候另一个男孩再次开口。

“呃,这听上去也许有点奇怪,但别因为这个怨恨Even好吗?他已经做了他能做的,他只是,他值得等待。”

我他妈什么也不明白。

“Okay。”

————————

Even<3

I(19:03)Even,如果你需要,我会等你到永远。可是现在你是在同我分手吗?

————————

Isak花了所有的勇气才按下了发送键。而Even并没有立刻回复,他的心沉了下去。他走回家,胸口痛得要撕裂,他觉得自己好像要哭了。所以他只能拖延时间,不能让Vilde看见我这个样子。

他仍希望Even可以回答他。求你,不要离开我。他仍然希望今晚他可以给些其他的理由。求你,求你不要离开我。

所以,当Isak在他楼下见到Even的自行车时,他像个疯子般地跑了过去。

.

他发现Even躺在公寓门前的地板上。当他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时,年长的男孩突然站起来狠狠地拥抱他,好像他完全不能容忍再同自己分开一样。Isak以为他只会拥抱自己,可是Even转向了他的嘴唇。他们激烈地碰撞,如果不是Even用两只手护着他的头,Isak几乎快要跌下台阶。高个男孩好像哽咽一般地亲吻他,带着无尽的渴望与热情。

当他们终于分开的时候,Isak仍紧闭双眼,Even的额头紧紧贴着他自己的。他们就只是喘息着站在那里,Even的手抚摸着他的脸颊,Isak抱紧了高个男孩的腰。

“你这个愚蠢又愚蠢的男孩。”Even终于出声。

“我怎么愚蠢了?”Isak轻声道。

“你愚蠢,因为你居然以为我在同你分手。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三年来第一次,Isak在他的公寓前,在Even的臂弯里,留下了眼泪。他泪如雨下,不停抽泣,直到他的胸膛不再燃烧才停止。

“我太特么害怕了,我刚从你那地方回来而且,”Isak说道。

“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宝贝。是我的原因,我知道这听上去完全就像那些陈词滥调,但是我的原因,不是你。我会处理好的。我保证。我已经在努力了,相信我,好吗?”

Isak不知道Even究竟在说什么,但他就在那儿,在他面前,和他一起。他没有离开他。

“我本来准备明天来找你可是我看见了你的短信,我没法,我必须到这里来。”

Isak的拥抱更紧了些。

就只是三个字而已。

.

在Even的臂弯里,Isak一周来第一次安稳地入睡。稍年长的男孩似乎没怎么闭眼,鉴于他一直抚摸着Isak的头发,手指在他的肩膀上打着圈圈。深夜里,无论Isak在何时醒来,Even就在那里,吻着他的脖颈,呢喃着些甜蜜而又愚蠢的话。

“我会给你全世界。我会给你全世界。”

“我愿付出一切与你在一起。”

“我不值得拥有你。”

“我爱你。”

.

那周Even没离开他一步。他甚至去上了那些他根本没必要出席的课。他把他拉进空无一人的礼堂,将他抵在投影仪上使他呻|吟;他在食堂里,在Jonas和Jakob面前,拉着他的腰带吮吸他的下嘴唇。

Isak也任由他这么做了,因为他渴望所有这一切。无论你给我什么,我都接受。

Even带他去了最昂贵的餐厅,并且他甚至为此租了晚礼服。

“我想要我们看上去光彩照人。”他说道。

“宝贝,你穿什么都好看。”Isak回答,Even抽了口气。

.

几周后当Even告诉他,他要和前女友吃顿饭的时候,Isak做了个鬼脸。

“我喜欢那个表情,嫉妒和你很搭。”Even调侃。一般情况下Isak会让他滚远点。但现在他不会再那样了。

“对,我真的在嫉妒,我非常嫉妒。”Isak说道,Even真的为此倒抽了口气。

“喔。你谁?你对我的男朋友做了什么?”Even倾身吻了他。

男朋友。

“那个可怜虫已经不在这具身体里了。从现在起,你有我了,嫉妒版Isak。”

“嗷,你太可爱了。可是Sonja两年前就和我分手了,她早就把我丢在脑后了。”

Isak仍瞪着他。

“喔所以你现在这么难办了哈?行,我不喜欢那个叫Jakob的。我不喜欢他看你的样子。”Even透露。

“你特么说什么呢?他怎么看我了?”

“像我看着你一样地看你,我知道那种表情,是我创造了那表情。”Even说道。Isak翻了个白眼。

“白眼!终于!我的男朋友还在这身体里的某个地方。”Even再一次调侃。

我的男朋友。

Isak起身,抱住Even的脖子,深深地吻住他。

“你的男朋友会想你的。”Isak终于说道。

“你的男朋友也会想你的。”

————————

未知号码

(14:05)Hello你这个混蛋!看到打电话给我

I(14:27)wtf?我觉得你发错号码了

(14:27)事关Even。我去洗手间的时候他跑出去了。立刻打电话给我。

I(14:27)你他妈到底是谁?

 (14:28)我是Sonja

————————

Isak立刻打给了Even,但他没有接。

————————

Even <3

I(14:33)Even,wtf,发生了什么?Sonja让我打电话给她

I(14:49)Even???

————————

Isak打给Sonja,但她也没有接。Isak完全不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准备去Even的地方看一下。但Vilde说她不能就让他一个人去,他只得同意她陪着自己。

Mikael同他打了招呼,他说Even又出去了。

“他和Sonja一起吗?”

“没,他午饭后回来,换了身衣服就又出去了。”

“老兄,这他妈的究竟发生了什么?”Isak恳求道,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这不是我该讲的,抱歉Isak。”

————————

未知号码

I(18:12)Sonja请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S(18:13)我刚找到他了!你知道你究竟干了什么好事吗

S(18:13)你怎么可以对他说那种话?你他妈有什么毛病???你还算是个人吗?

I(18:14)这他妈什么鬼?我做了什么你在说什么?他在哪儿?

S(18:16)到校安中心来!

————————

Isak到那儿的时候还在哭着,Vilde一直握着他的手。他不知道该看什么因为他不知道Sonja长什么样。但她一看到他就叫喊着“什么时间了!”,他立刻知道了她是谁。

“Sonja吗?”他的声音很虚弱。

“对,我知道你长什么样,他给我看过照片。”

“究竟发生了什么?Even在哪儿呢?”

“他的父母刚把他接走了。可怜他刚刚闯入法律系大楼想要把教室里那个巨大的地球仪偷走。”

“他干什么了?他为什么要那么做?”Isak的脑袋里一团乱麻。

Sonja叹了口气。“因为他说他想要给你全世界。老实说这是什么矫情的鬼话。”

“这是什么恶作剧吗,wtf?这一点都不好笑。”Vilde说道。

“我看上去像在开玩笑?”Sonja回击。“他病了好嘛?他现在在躁狂期,他有躁郁症。精神疾病。”她出口,Isak几乎停止了呼吸。

因为我觉得我不想要任何神经病再毁了我的生活。

“他花了那么长时间去接受它。你不知道他花了多长时间才接受了自己,然后你做了什么?你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一文不值的废物。”她几乎与Isak面对面。每一个字都宛如一把利剑刺入他的胸膛。眼泪根本停不下来。

因为我觉得我不想要任何神经病再毁了我的生活。

Vilde插到他俩中间。

“冷静!他完全不知道这些。你为什么要攻击他?”

“因为他毁了他。Even停了他的药,他以为他可以变得正常,因为他根本离不开他。你相信吗?我能看出来,他在餐厅同我打招呼的时候就已经处于躁狂状态了!”

因为我觉得我不想要任何神经病再毁了我的生活。

Isak在Sonja再将利剑刺深之前跑开了,他跑得就像个孩子,直到停在路边呕吐起来。

因为我觉得我不想要任何神经病再毁了我的生活。

你这个愚蠢的傻逼。

Fuck you Isak. Fuck you.Just fuck YOU.

.

经过小公园的时候他吐了第二次,这一次他彻底崩溃。

突然间一切都说得通了,所有的冲动,所有的率性,所有的拉锯,所有这些碎片拼凑成一个Even,所有他眼里的光芒,那些奇妙的触摸,他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是因为爱。Isak嚎啕大哭,因为他不值得这一切。“我会处理好的”;“我已经在努力了”;“相信我”;“我觉得我的大脑在同我开玩笑”;“我他妈好像在做梦一样”;“我爱你”;“我会给你全世界”;“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我不值得拥有你”。

光是想想自己曾让Even多么痛苦Isak就想团成一团从这世界上消失,但他无法消失。他不值得。

There was a boy, a very strange enchanted boy.

“Nature Boy”从来不是关于他。一直是关于Even。他才是那个教会了他如何爱与被爱的迷人男孩。Even曾努力将他从自己所铸的枷锁中拯救出来。他至少应该回报他。

Isak大概又哭了有一个小时,然后他起身,冷静下来,拿出了手机。

————————

Even <3

I(21:21)亲爱的Even,我爱你,我全心全意地爱你。在此之前我从未爱过任何人,所以我做得很糟糕,我完全搞砸了这一切。我很抱歉我说了那些话。我很抱歉伤害了你。我很抱歉我让你以为你需要变成其他人。请原谅我。我爱你的方方面面,我不想要没有你的生活。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爱你。Isak。

————————

Noora A. Sætre

I(21:42)是的,我爱他。

N(21:49)哈哈,很好。


tbc

嚎啕大哭.gif

评论(29)
热度(303)

© 茕茕不孑立的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