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茕不孑立的z

[授翻] I'm Not in Love

Chapter 8 : Anything for you, baby

 

第二天早晨,当Isak醒来时,两具身体正紧紧地依偎着他。

 “这他妈干什么呢?”Isak低吼道。

 “这叫爱的抱抱,Isak。”Vilde一边回答一边把Isak往自己怀里带。“我们在抱抱你呀。”

“什么鬼!把你的胸从我身上拿走!”Isak努力将自己从Vilde以及正从背后抱着自己的Eva怀里解脱出来。

 “Vilde读到一篇文章,关于你压力山大时拥抱会带来的好处,某种荷尔蒙会帮助你入睡,放轻松什么的。”Eva坐在他的床上说道。

 “它叫后叶催生素,当你压力大的时候,它的好处可大了。”Vilde说。

 “首先,它叫后叶催产素而不是后叶催生素。其次,都从我床上移开。”Isak回答。

 “你怎么知道那个的?”

 “Eva!你还记得我是生物科学专业的不?而且你在这儿干嘛?”

 “好吧,Isak,别生气。”Vilde跪坐起来,伸手握住他的左手:“在经历了昨天的一切后,我不知道该做什么。然后Eva打电话给我,因为我错过了放轻松社团的见面会,然后我就把一切告诉了她。我很抱歉,我没在群里讲,还没其他人知道呢,我保证。”

Vilde看上去懊悔又真诚。尽管Isak的第一反应也应该是大吼几句,但他已经不再是那种人了。他只是将右手放在Vilde的手上。

 “我没,我没生气,行了吧?我只是,谢了,但你没必要做这些,我真的很好。我担心的是Even。”

Eva抬手顺了顺Isak的头发。

 “你特么干嘛呢?”Isak喊出声。

 “你长大了好多,我可为你自豪了。”她温柔地微笑。

Vilde起身离开Isak的房间,说要做点咖啡。现在只剩Isak和Eva还在床上。

 “我们以前可是最好的朋友,Isak。我想要在这里陪着你,我想我们还可以再一次变成朋友。”她说道。

 “呃,好吧。”

 “我也很抱歉自己对你和Even的关系表现得那么‘狂热’。我不是故意那样的。”

 “狂热?你在说什么?”Isak有些疑惑。

 “Sana说这个词概括了我们在群里的行为,我很抱歉。”

 然后她又过来拥抱他,他没有躲开。

 .

Eva Mohn 邀你加入天生婊贝

 ————————

 未知号码

S(09:12)嗨Isak。我是Sonja。我想说很抱歉昨天对你大吼大叫。

S(09:12)他告诉我你说过的话时我气疯了,但你并不知道真相,所以

S(09:13)请你别放弃他,好吗?

I(09:16)我不会的

I(09:16)谢谢

S(09:16)那就好。我发誓正常情况下我没那么可怕

I(09:17)别担心那个

I(09:17)我活该

I(09:18)你能把他父母的地址告诉我吗?

 ————————

Isak到达Even家后是Even的母亲接见了他。她很热情,并且,她拥有最温柔的眼神。最温柔的双眼。就像他的眼睛。

 她立刻认出了他并给了他一个最温暖的拥抱,Isak感觉自己几乎哽咽。

 “Isak,你甚至比照片上还要英俊。”她说道,脸上却带着苦涩的微笑。“Even现在在睡觉,所以你也许应该迟会再来。”

 “呃,谢谢。”他快速擦掉脸颊上的眼泪,不过她还是看见了。

 她握住他的手,极其温柔地看着他。

 “他会变好的,亲爱的,别哭。”

 .

Isak回到自己公寓时发现Magnus正在客厅里,他惊地跳起来。

 “老兄!你特么在这干嘛?”

 “呃,Vilde说情况紧急,所以我搭了最早一班车。”Magnus回答,“而且,其实我们也没隔很远,所以…”

Isak转向Vilde,后者躲开了他的目光。

 “这什么情况,Vilde?”

 “好吧,我并不清楚你知不知道这个,不过Magnus的妈妈有躁郁症。我觉得你们可以谈谈。”她回答。

Magnus一脸疑惑。

 “你哭着打电话叫我过来,把我吓个半死,就是让我到这儿和Isak谈我老妈?”Magnus问。

 “我很抱歉我撒了谎,好吗?我们过会再谈这个。现在重要的是Isak。”

 “Isak怎么了?”

 “我就在这儿呢,别好像我不在这儿似的谈论我!”Isak高声道。

 “他的男朋友也有躁郁症。并且Isak把一切都搞砸了。”Vilde说。

 有那么一会会,每个人都陷入了沉默,接着Isak和Magnus同时出声。

 “等一下,你他妈的是gay?” 

“你他妈刚刚是不是替我向Magnus出了柜?”

 .

Magnus解释Even现在大概处于抑郁期,所以他也许应该去看看他。Isak坦诚他此前从未见过Even伤心或者表现出任何抑郁的迹象,Magnus回答抑郁并不只是表现在脸上的。

 “也许你以前没注意。也许你只看见你想要见到的。”Magnus说。

 我不值得拥有你。

Isak记起他们第一次接吻后的那三周,那时没人能够接近Even,这宛如当头一棒。他记起那些关于“闯进游泳池”的传闻。Isak一直忙于将Even描绘成那个他梦中的完美的精灵男孩,以至于他忽略掉那些具有隐藏意义的话语。他实在太糟糕了。

Magnus接着谈到他的母亲有多棒。Isak仔细聆听,并随着他开怀大笑,然后他拥抱了他,留他和Vilde在公寓里。

 他到机房花了一整天阅读有关躁郁症和精神疾病的东西。当知道躁狂的发作及随后而来的消沉有多残忍时,Isak将脸埋入手掌,无声地哭泣。

 种种迹象曾经就在我面前,艹。

 我真的很抱歉baby。

 ————————

Even<3

E(01:06)我很抱歉Isak

E(01:07)我很抱歉

 ————————

Isak一路狂奔到Even的家,他只穿着睡衣,而他的心,几乎要冲破胸膛。他在深夜里穿越整个城市,眼睛努力睁大,眼泪仍源源不绝,乱成一团的大脑深怕最糟糕的事情会发生。

 抑郁可导致自杀想法。

Even的母亲开门时眼睛半张还打着呵欠。Isak进入Even的房间,他蹒跚着爬上那截楼梯,看到Even仍安全地睡着。

 .

 第二天Even醒来时,Isak正抱着他,将他的胸膛贴紧他的后背。

 “你在这儿做什么?”Even声音虚弱。

 “我在拥抱你。拥抱会释放后叶催产素,它能使你放松并睡得更好。”

 .

Isak形成了一套生活习惯。他去上课,课结束后立刻回到Even身边。他努力构思一些趣事,一见到Even就讲给他听。他紧紧拥抱他,播放他喜欢的电影,当然他从Even母亲那里得到过一点点帮助(不过居然有《风月俏佳人》,真的假的?)。他还带他去附近散步。他从未问过他感觉怎么样了,因为他在论坛上读到过这是最不该问的问题。Even也不会撒谎,关于他是不是真的感觉很好,或因为感觉不好而对自己感到愤怒。

 每夜,每当Even呢喃什么他应该离开的话,Isak就只是紧紧抱着他,亲吻他的头发,用那些吻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一切都很艰难,Isak从未像此刻这般无助,尤其是当他意识到,仅仅凭着那些拥抱与亲吻,他根本无法将Even拉出绝望与痛苦的深渊。他只能等待,坚持等待。静静躺在床上,用微笑、亲吻以及敞开的怀抱等待。因为Even此前也曾为他做过同样的事情。Even是那个值得等待的人。

 .

 渐渐地,Even的微笑开始重新出现。在经历了数周阴郁的日子后,Even第一次向Isak展现他那标志性的完全咧开嘴的笑容时,年轻的男孩几乎流泪,他重重地吻住他直到不能呼吸才停止。

 .

 某日早晨Isak醒来,Even正紧紧贴着他,且他的小兄弟貌似精神抖擞,他倒抽了口气,立刻找到自己的手机。

 ————————

Magnus  Fossbakken

 (10:08)

I:Even刚刚硬着醒来了!这是件好事对吧?

M:我不知道,我不觉得我妈会这样

M:wtf Isak不要再联系我了

I:lol shit

 ————————

Even醒来的时候,Isak正坐在他的腿上,他的手指环绕着他的腰带。

 “Isak,你在干嘛?”

 “现在,我要脱掉你的内裤,然后,我要给你吹一发。”

 .

 在这个世界上,Isak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看着Even达到高|潮。他的眼神会变得热烈,他会剧烈地扭动,并且他会用他那低沉的嗓音呻|吟,将他的手埋在Isak的发间,他会追寻着他的男孩的目光,低语着类似于“艹,你太完美了”的话。这总会使Isak狂喜,他永远不会对此腻烦。

 所以他尽量让Even能够碰到他的头发,他尽量让Even可以看进自己的眼睛,他尽量让Even能够在结束后将他从他腿间拉上来,在Isak的嘴中品尝自己的味道。

 “我爱你。”他说,胸膛起伏,额头贴着额头,鼻尖触碰鼻尖。

“我也爱你,宝贝。”年轻的男孩说道。

 此刻,那是Isak能做的所有事情。那该是足够的。是,Isak亲吻过,舔舐过,抚摸过,也为别人吹过。但他从没让任何人进入过他。没有人能让他信任到如此程度。他是讥讽又疏离,可是他也一直坚信:这该意味着一些事情。意味着去变成一个需要感情与信任的人。意味着你至少想要沉醉在另一个人的注视里。意味着另一个人至少对于你来说,就是整个世界。

 我觉得我准备好了。

 .

 “我感觉自己好像是欺骗了你,你才会爱上我。”Even在Isak的发间呢喃。

 “什么鬼?”Isak在Even的臂弯里回答。

 “我不清楚。你不该和这些破事扯在一起。”Even叹息道。

Isak正坐在大学主广场的长凳上,他们之前决定在此“放松”一下,他直起身看向身边的高个男孩。

 “你特么在说什么呢?我和什么扯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这种情况?我?我混乱的大脑?我第一次亲你的时候就该告诉你的。抱歉。”

 “闭嘴。”

 “我追了你几个月却从没想过要告诉你我其实一团糟。这对你不公平。比如说你本可以出国学习或者探索世界,但你现在只能和我缠在一起。我控制不住地去想这些。”

 “闭嘴!Even!”Isak开始生气了。“别再说这种废话。你不是一团糟好嘛?我他妈也不想出国学习。我没要求和完美的你扯在一起。我是为了所有的你,你的方方面面,甚至你糟糕的乐品才在这里,可以吗?”

 “好。”Even轻声说。他看上去快要融化了。所以Isak上前,强硬而深入地吻了他。

 “Isak,这样可以吗?我们现在可在主广场。”Even贴着他的唇说道。

 “当然,我们现在也做PDA了好嘛?我可不在乎。”[注:PDA:PublicDisplayof Affection 指在公共场合做可能会引起他人不适的亲密行为。]

 所以Even回吻了他,将他拉到自己的腿上,他们亲热了大概有二十一分钟,直到他们的牛仔裤里都有那么点不舒服才停止。

 .

Isak一团糟。他同Jonas和Jakob去了经济学院的聚会,喝了几杯,实际上是许多杯。龙舌兰,伏特加,杜松子,威士忌,任何递给他的酒都被喝掉了。

 “杜松子?What the fuck Isak?”Jakob说道。

 他因为Even没能和他一起来而生闷气,想借酒消愁来着。

 “宝贝,我希望你能够不必担心我出去好好玩一玩,就一夜,不醉不归。”

 “可是,没有你,我并不想出去。”

 “就当为我而做的,可以吗?”

 

————————

Even <3

I(02:01)我特码醉了我艾泥

I(02:01)我   爱泥

I(02:02)我的梦中青人

I(02:02)我非常特别艾爱泥

E(02:03)哈哈<3333

 ————————

 

这些贴着他的嘴唇不是Even的,这是他的第一想法。所以他急忙将那个在他身上的人推下床,力气大到他可以听到落地时“砰”的一声。

 他慌了几乎有二十秒直到他在黑暗中听到Jakob的声音。

 “Isak。”

 “Jakob!Jakob你在这里?我在哪儿呢?开下灯,我觉得有人在攻击我,有人亲我,我们在哪儿呢?”

 可是Jakob也和Isak一样醉得不轻,他和Isak喝了同样多的酒。

 “你怎么也这么狼狈了?”当他喝掉第五杯龙舌兰的时候Isak问道。

 “因为一切都太他妈伤人了。”Jakob回答。

Jakob爬上床又一次吻了他。Isak比第一次还要用力地推开他。

 “你他妈干什么呢?”他带着恐惧吼道。

 “我不知道,我喝醉了,Isak。”

 “什么鬼?”

 “艹,有时候我觉得我可能爱上你了。我只是想一直保护你。你知道的,你值得一切。”

Isak站在那里盯着Jakob在黑暗中的剪影。

 那种表情。我创造了那种表情。

Isak将Jakob留在房内,蹒跚着走出聚会。

 

————————

Even<3

I(03:04)EVNE!Jakob亲了我我很报歉

E(03:06)wtf?

E(03:06)你在哪儿?

E(03:06)你还好吗宝贝?

I(03:07)是的饱宝贝还在party上

I(03:07)你能过来吗求你了

 ————————

 

第二天早晨Isak醒来的时候,Even正把玩着他的头发。

 “见鬼!”他起身道。

 “怎么了?”

 “昨天夜里。艹,你说对了!Jakob!”

 “嘘,我懂,你已经告诉我二十遍了。”

 “我有吗?”

 “你有。我到那儿的时候,我把你拖出party的时候,以及在出租车上时,到你公寓楼时,Vilde开门时,你第四次呕吐时,我还要继续吗?”

 “见鬼。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天,你打他了没?”Isak的眼睛睁得大大的。Even笑出声。

 “谁?Jakob?没有!我到的时候他正吐着,还嚷嚷着什么,Jonas把他拖走了。”Even微笑道。

 “嚷嚷什么?”

 “我不知道,我觉得是他爱你还是什么的,那可真糟糕。”

 “你不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宝贝?”Even捏了捏他的鼻子。

 “我不知道,你曾经提醒我注意他而…”

 “我不会因为他为你倾倒就责怪他。我的天,看着我。”Even开着玩笑,Isak有些生气。

 “好吧。”

 ————————

Vilde Hellerud Lien

 (14:23)

I:Even不吃醋你说这正常吗?

V:你什么意思?

I:他对Jakob那件事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V:Jakob的什么事?

I:不管了,别放在心上。有时候我都忘了你可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V::')

I: <3

V:你们俩该来一炮

V:只有那样他才会展现出真实的自我

I:什么鬼VILDE!!!

V::p

V:Gay sex听上去可火辣惹

I:与你无关

V:我确信他嫉妒得要死

V:提醒他这个

V:拽出他的“小心思”

I:拜拜

 ————————

Jakob

J(15:30)嗨,Isak,我他妈就是一混蛋,对于昨晚我很抱歉

I(16:18)it's cool

 ————————

Isak在便利店的时候感觉自己快不行了,特别是他看到Even也在便利店时,他觉得自己可以去死第二次了。

 “你买什么了?”Even指着Isak拎着的塑料袋,看上去容光焕发。

 “呃,没什么!就一些日常用品。呃牙膏什么的,你懂的。”

 “那你结巴什么。”

 “我没结巴。”

 “事实是你结巴了。到底是什么?Vilde又让你买卫生巾了?”Even被逗笑了。

 “呃,好吧,就是这个。”Isak扯了谎,只得迅速跑回Vilde的房间。

 .

 “你能吻我吗?”Isak问。

 “这算哪种问题?”Even笑道。

 “上个亲我的人是该死的Jakob。我感觉有点奇怪,并且…”

Isak话还没说完,Even就扑向他,将他压在了床上亲吻他。

 “嗯,我喜欢这个。”Isak在亲吻的间隙说道。

 “喔,真的?”

 “嗯,我更喜欢你的吻。你的嘴唇更软些。”

Even整个人绷紧起来。

 拿住你了。

 “怎么了,宝贝?”

 “没什么。”Even在再次吻住Isak前回答,这一次,他吻得更加用力,嘴巴咬住他的下嘴唇,一只手插入他的发间,另一只手则抚摸着他的腰。

Isak紧紧贴住他,唇边溢出一声声呻|吟。

 “嗯,我喜欢你这样触碰我。你的手更大一点,我爱你的手。”Isak一直贴住他,Even几乎快要失去控制。他抬起他的腰去磨蹭高个的男孩,呻|吟声变得更大了。

 “没人在我身上时感觉像你一样好,Even。”

 “艹。”

 “怎么了宝贝?”Isak问道。

 “没,我只是,”Even停下他的吻,正视Isak的眼神。

 “艹,光想想他的手曾摸过你我就要疯了!”

 哈哈。

 “该死的,我他妈要杀了他!他怎么敢碰你?”

 就像世界上其他任何东西一样,嫉妒和Even Bech Næsheim也很搭。

 “他已经向我道歉了。我开玩笑的。他没摸过我,他也几乎没亲到我,他那时已经喝醉了。”

 “我不管。”

 “我只是想看看我能不能让你嫉妒一下,我是个混蛋,抱歉,别生气了。”

 “我没生气。可是不管你有没有喝醉,你都不该占你喝醉的朋友的便宜。”

 “好吧,能先把这件事放一边不?我真的需要你现在为我做一件事。”Isak将舌头滑进Even的嘴里前说道。

 “做什么事?为你任何事都愿意,宝贝,任何事。”Even呼吸着他唇说道。

Isak退回一点点,剧烈喘息着注视着Even的双眼。蓝色遇见绿色。森林遇见海洋。Isak和Even。Even和Isak。

 “操|我。”

 ————————

 天生婊贝

 (19:08)

Isak:嘿,兄弟们

Isak:姑娘们*

Isak:你们今晚能把那个品酒之夜换个地方吗?

Vilde:什么鬼Isak,凭什么?

Vilde:???

Isak:我正在拽出他的“小心思”

Eva:omg this is happening.gif

Sana:这是 sex的代号?

Eva:skdskkdjskdsh

 

 

 

tbc


评论(23)
热度(279)

© 茕茕不孑立的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