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茕不孑立的z

[授翻] I'm not in love

Chapter 9:I want it to be special


第二天早晨,Isak出房间的时候,Vilde和Eva正捧着茶坐在窗边,她们向他问好。

“Hello sunshine!我只是路过顺便来看看你那张‘I got some dick’的小脸。”Eva说道,咧着嘴笑得开心。

“说好的拒绝对我和Even的关系表现得狂热呢?”Isak反诘,声音里带着一丝刻薄。“另外,你又知道我就是那个got dick的人了?还有你为什么要关心这些?求你别管我的事了好嘛!”

Isak回到他的房间甩上了门,留Eva和Vilde在原地瞪大了双眼。

他躺在床上紧闭眼睛。即使知道他的计划会奏效,他也不该把那条蠢透了的信息发到群里。

.

“操。我。”

两个字在他们之间的空气里漂浮,Even的唇离Isak的只有咫尺之距。高个男孩被静默包围,他只是睁大双眼注视着身下的男孩。

Isak受不了这压力,所以他又说了一遍那两个字。这一次,不带任何开玩笑或者揶揄的性质,只是纯粹的欲望与渴望以及渴求。

“操|我。求你。请你。”

“我。呃。我不知道。Isak,那个,呃。”Isak从未见过Even这样吞吞吐吐。

“求你了。我准备好了,我保证。真的。”Isak几乎在哀恳,甚至不在乎自己听上去是否过于饥渴了。

“Baby,我也不知道了。这是你的第一次。我不想。我觉得我们甚至没有那些必需品。我只是…”

Isak用一个色|情的吻打断了他的喃喃自语。他咬住Even的上嘴唇并用自己的腰磨蹭着他的。他几乎快要不认识自己了。当他退回的时候,他的手还捧着Even的脸。

“Even,我们万事俱备了好吗?不然你以为我在便利店时会表现得那么蠢?”他坦诚。

Even盯着他,几秒钟令人不安的沉默过后,他笑了。

“Isak,你把你的润|滑|油藏在了Vilde房间里?”他问道。

“闭嘴!别说那么大声,见鬼。”

“什么?润|滑|油?我的天。你这也叫准备好了?你离准备好还差得远了。”Even一边说一边将自己从Isak的手中解放出来。年轻的男孩还不放弃地做了令人害羞的抵抗。

“不,不,不。你干嘛呢?你怎么起来了?”

“我要去拿润|滑|油——你听见了吗?Vilde房间里的润|滑|油!然后我会回来帮你弄出来再让你去睡觉。”

“什么?什么鬼Even?”

“Isak。我刚从电影研究室的长班里解脱出来,我累了。”

“什么?你认真的?你太累了所以不能操|我?什么鬼?”Isak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

“宝贝,别生气。另外,我现在能想到的全是操蛋的Jakob。我不想我和你的甜蜜的第一次的时候还想着操蛋的Jakob,行吗?”

“和我甜蜜的第一次?我的天,你也太肉麻了,Even,难以置信。”Isak脸红了。

.

Even安顿好他哄着他入眠。Isak又变成了那个脾气暴躁的他。

————————

Eskild  Tryggvason

(14:03)

I:Hi!

I:在吗?

E:wow!Isak!你还活着!你居然还记得我的存在!

E:wow太荣幸了

I:ugh 算了

E:什么事?告诉你的人生导师

I:拜拜

E:感情不顺?

I:ugh

I:当你很饥渴地表示想要的时候那个人却把你拒绝了你说这正常吗?

E:那个人?你说Even,你的男朋友,对吧?

E:??

E:Isak?

I:ughhh好吧他不想艹我

E:wow,我不需要知道那个,不过行吧

I:就像我已经奉上自己了

I:我甚至为了让他吃醋生气上演了一出大戏

I:结果却适得其反

E:Isak

E:你想要操控Even去和你做|爱?

I:不是,wtf,我只是说了些关于Jakob的蠢话

E:谁是Jakob?

I:不重要

E:Isak没人想要被操控地去做|爱

E:特别是当他们关心你的时候,据我所知,Even可是非常关心你了

E:站在他的角度想想

I:见鬼你觉得他因为我的那出闹剧生气了吗?

E:我不清楚,也许你该问问他。

I:我太混蛋了

I:谢了!!

E:这样就行了?没有“感谢我的人生导师我崇拜你我仰慕你”?

I:拜拜Eskild

————————

Isak感觉很糟糕。太蠢了,你想什么呢?

他感到无比自责,他明知道Even有多脆弱,明知道任何事都有可能伤害到他。可是,他却戏弄了他,任他将不安感压抑栖息于某种不真实的归属感之中。

我是全宇宙最糟糕的男朋友。

.

Isak接下来一整周都想要弥补Even,可是年长的男孩似乎一直很忙,在那个他作为助手的电影研究室,他有了更多的班次。

“你今天晚上要过来吗?”

“不了,宝贝,我觉得我完事时你大概已经睡着了。”

“我可以等你。”Isak在电话里建议道。

“我不想你那么做。你需要睡美容觉,否则我可能对你失去兴趣。”

“ugh。”

自此,Isak变得越来越不耐烦且暴躁。他又开始不能忍受所有人了。所以当Vilde告诉他,她受够了他的破事时,他坦诚了正在困扰他的事。

“Isak,你知道你可以和他谈谈的,对吧?”

这简直像是当头一棒。当然。

“那该说什么?”

“就说你刚刚告诉我的!‘Even你为什么要躲我,你还在为我利用可怜的Jakob吻我那件事来让你吃醋而生气?你怎么还不上我考虑到我已经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男孩子了?’类似于这种的。”   Vilde说道。

“我不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男孩子。而且你让这个听上去蠢极了。”

“因为这就是愚蠢的!而且对他来讲你就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男孩子。他向我讲过一两遍了。”Vilde眨了眨一只眼,Isak融化了。

.

Isak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一切倾诉给Even,后者只是爱恋地盯着他。

“你太可爱了。”他说道,而后轻啄了他的唇温柔地将他压在墙上。

“什么?”

“这就是你最近在我身边殷切期盼的原因?”Even在空荡荡的电影研究室里询问道,双手抚着他的腰。

“呃,对。”高个男孩如此深情地注视着他,Isak控制不住地脸红了。

“我没有在为Jakob的事情生气。原谅你了已经。我保证。”Even说道,伸出一只手轻轻摩挲Isak的下嘴唇。年轻的男孩微微颤抖。

“而且,宝贝,”他轻声道,“我极度渴望操|你,非常。”

Isak发出了一声呻|吟,他迅速抬起手捂住了嘴巴。Even笑出声,他退回一步。

“我只是想让它变得特别,可以吗?”

“见鬼。”Isak仍在喘息。

“现在,在他们开除我之前,你该离开了。”

“Even,这儿没人。”Isak努力出声。

“这儿到处都是摄像头。”

Isak跑回了家的同时用棒球帽捂住牛仔裤的前面。


————————

Even<3333

I(11:13)嘿<3。Eva邀请我们去她家的复活节派对,想去么?

I(11:13)就这周六

E(11:15)我缺席可以吗?

I(11:15)当然,家庭优先:)

E(11:15)不是,你优先。我们都得缺席。你和我。

————————

.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910376

.

“我的天。我的天啊!”Even帮他拭去眼泪,开始安抚地按摩他的腿,Isak仍在晕眩之中。

“Isak,我伤到你了吗?”

“我的天,Even!我觉得我从没有过那样的感受。给我一分钟。我感觉我又要哭了。见鬼。快抱抱我。”

.

他们尝试做点东西但最终差点没把食物烧掉。

“把小豆蔻递给我,Isak,请你了。”

“拒绝。”

“拒绝?”Even嗤之以鼻,他转头看着Isak,后者只穿了一件Even的T恤。

“拒绝。”

“宝贝,你的身体需要进食。”

“我的身体唯一需要进入的就是你。”

Even扔掉了手中的抹刀。

————

当他们返回市里并在Even父母那里稍作停留时,Isak觉得自己快要在Even母亲的注视下燃烧了。

“Isak,亲爱的,你今天看上去容光焕发。你们在山里面还玩得开心吗?”Even进去拿些复活节物品时,她说道。

年轻的男孩红了脸,他不安地微微扭动身体,因为周末里的片段开始在他脑中回放。

“Even,用力,求你,对,对,是。”

见鬼。

“嗯,我们玩得很开心。谢谢您允许我们借走您的车。”

“是我的荣幸,Isak。”她拍拍他的肩膀,他不由得靠近这触碰。

“谢谢你让我的孩子这么开心。一位母亲最想要的就是她的孩子能够快乐。”

————————

Mamma

I(18:19)复活节快乐,妈妈。我是Isak。我希望您近来一切安好。我正在和一个男生交往,他的名字叫Even。您会喜欢他的,大家都很喜欢他。如果这让您不开心或者伤心,我很抱歉。我从没想要伤害你。有人告诉我,一位母亲最想要的就是她的孩子能够快乐。而我现在就很幸福,妈妈,我也希望您能够幸福。爱你的,Isak。

M(10:53)致Isak,我的儿子:从1999年六月21日21:21我见你到你的第一秒,我就爱着你,而我会一直如此。

————————


“嗨Isak!你和Even的复活节爱爱之旅怎么样啊?”Isak一回到公寓Vilde和Eva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太他妈的棒了!”Isak回答。

.

“我们应该去国外学习,Isak。”Even倒咖啡的时候随意提到。

“什么?又来这些到国外学习的废话?”Isak翻了个白眼。

“这不是废话,老兄。我也正考虑申请呢。”Jonas将视线从他的书上移开。

他们正坐在大学食堂里。

“为啥要这么做?我们可是在挪威。教育不仅免费质量还很高。你们还想要去哪里?”Isak问。

“为什么不?”Jonas说道。“你能够有几个月的时间旅行而且还很便宜,因为你可以住在大学公寓里。同时你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一旦你开始工作了,你想要旅行,可能求都求不来一个假期。”

“谁说我想要旅行了?”Isak问。

“Isak!”Jonas和Even同时吼道。

“好吧,好吧,也许我想要去旅行,但那并不急在一时啊。而且我们还住在斯堪的纳维亚地区,我们可以去欧洲的任何地方,我们并不需要呆在其他地方几个月。”

“你知道奥斯陆大学和日本有双边协议吗?很酷不是吗?”Jonas说道。

“Jonas,我完全不想去日本。我不会说日语,而用英语交流会很奇怪。”

“在日本人们也说英语,baby。”Even说。

“首先,不准在公共场合叫我baby。其次,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们可以去美国,baby,圣地亚哥大学的视觉艺术课程棒极了,离好莱坞也很近。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分子和细胞生物学也很棒,正合你的口味。”

“美国?what the hell,Even?那可在地球的另一边,而且川普也在那里。更别提那里教育还得花钱了。”Isak出声。

“好吧的确是这样,但双边项目意味着你不需要付学费什么的。”Even回答。

“是啊老兄,那肯定非常好玩,奥斯陆大学和这两个学校都有合作关系。”Jonas补充。

Isak眯起了他的眼睛。

“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们怎么知道这么多这些事情的?你们两个人?”

他们都陷入了沉默直到Isak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见鬼,好吧。Jakob好像提过,一个月之前,你盯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生物项目海报什么的。他好像也说了你在手机上谷歌过它,他还说这是你的一个梦想什么的。而我好像不小心把这个跟Even讲了。”Jonas说道。

“什么鬼?在我已经几个星期没和Jakob说过话的情况下,你和他还在我背后打小算盘?”

“好吧,我和他谈过,他真的很抱歉。他来看我真的很不错啊。多棒的小伙子。不过Jonas还没原谅他。”Even说道。

“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居然敢操控我让我去美国?而且你和Jonas什么时候又这么亲近了?”Isak疑惑。

那两个男孩碰了碰拳头。

“所以你们现在是好兄弟了?我的天,拜拜!”

.

Isak被伯克利分校的项目录取了,然而Even却没能被圣地亚哥录取。

.

“我他妈的可不会离开。”

“不行,你得离开。”

“不!没有你我不会去的。而且他们怎么敢不录取你,见鬼。”Isak在学校主广场上愤怒地来回踱步。

Even凝视着Isak的双眼,缓慢而又深|入地吻他,大拇指摩挲着他的下巴。

“没关系的。只要我那一堆乱闯入侵的不良历史还在,我就不可能拿到学生签证的。”Even笑道。

“都现在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因为你要去实现你的梦想了,baby。你会大放异彩,做一些超棒的事情。我特别开心看到你能够去见识这个世界。”

Isak深深地看着Even,眼眶潮湿,心脏膨胀,胸膛紧缩。

“我会给你整个世界。”

可是对我来说,你就是全世界。


tbc


鞠躬道歉到现在才更新orz


评论(29)
热度(231)

© 茕茕不孑立的z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