茕茕不孑立的z

[授翻] I'm not in love Chapter 10: Missed me?

感谢博主继续翻译,也很抱歉我没时间翻完,想继续看翻译的各位现在可以到这里看哦!❤️❤️

暮色:

这篇文是  @茕茕不孑立的z   之前授权翻译的,但是因为她最近毕业季太忙了,所以最后三章由我来翻译,前九章的内容可以去太太的主页阅读~


AO3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351218/chapters/21375293


我是第一次翻译,但因为太喜欢这篇文了,不想让它坑,所以硬着头皮翻译了。如果其中有出错的地方,希望多多包涵,鞠躬。


第十章超级棒,是甜虐交缠的一章


————————————————————————————————————


I'm Not inLove


cuteandtwisted


Chapter 10: Missed me?


 


“听起来很棒, Isak. 你很棒,”  当Isak诉说着Even和Jonas强迫他去加州读一个学期的时候,Vilde 说道.


然后, 她从厨房的桌子上拿起她的笔记本电脑, 准备去她的房间里度过余下的时光.


 这是五月一个美丽而又阳光灿烂的一天, 而Vilde从未在美丽而阳光明媚的时候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过.


“Vilde? 我要去商店 你需要什么吗?” Isak撑在她房间门口问道.


 “不. 我不需要任何东西, Isak.  我从现在开始会自己买那些该死的垃圾东西,” 她回答道.


“哇, 怎么了?” Isak开了门. “发生了什么? 你为什么冲我大喊?”


“哦, 我不知道! 也许是因为你他妈要去加州,还他妈从来没有想过要告诉我? 我!  Isak,我们他妈的在一起生活了一年. 当你遇到生存危机的时候, 是我喂的你, 是我帮你清理干净,给你拥抱安慰. 至少你他妈的可以告诉我一声! Fuckyou”


Isak站在那里,微微张着嘴,眼神放软,盯着在床上吃着巧克力用电脑看着什么的Vilde, Vilde之前从来没有在床上吃过东西.


“Oh my god, Vilde,”Isak叹了口气,他的心暖了一点.“我现在告诉你, Jesus!我甚至不知道我到底会不会去. 我一个月前申请的,但是我不知道我会申请到. 而且只有五个月,我又不是永远不回来. 你戏太他妈的多了.”


Vilde抓起她的一个枕头扔向他, “我讨厌你!”


“你可以讨厌我. 但是无论如何, 别在床上吃东西. 你会弄脏床单的, 而且这周轮到我洗衣服,” Isak说道, 走向她的床边把她挪开点, 然后坐到了她的身边.


“你要做什么?”


“我现在想抱抱你, Vilde. 在这之后我会拖你去商店, 这样你就可以自己买那些该死的东西了.”


 


Isak 两个月内取消了4次他的航班。


 “就这样吧,我他妈不想去了”


“Isak, baby, 我好累.我们明天再进行第29次这个谈话吧?” Even说道, 把他的下巴抵在Isak的头上, 用他的手臂圈住少年的背.


“我不需要去Berkeley 才能进行细胞生物学研究. 我们这里也有很好的研究啊, 另外, 他们还要我付保险, what the fuck? 需要七千克朗, 这什么鬼国家啊?”


“Isak, 你付的起.你一整个夏天都在实验室努力工作,” Even 闭上了眼睛说道.


“我不会去的,我也不想去. 如果我离开你去这个高级的学校, 我算个什么男朋友. 另外我不能离开你五个月. What the fuck?”


“Yes, baby你可以的. 我们可以每天视频. 我还会发snapchat给你.”


“Even, 时间不一样是很可怕的! 而且那边还很热. 你知道的, 我讨厌炎热. 我还读到过说他们的咖啡超难喝. 美国物价超高, 我可不想打电话问我爸要钱. 另外, 如果你需要我, 我没办法一夜之间就飞回来, 而且--”


Even 用一个柔软温柔的吻堵住了他的嘴, 这个吻让Isak忘了自己的名字和想法, 他的一根脚趾头甚至因为Even的亲吻而蜷起。


“这他妈不公平. 你不能就这样打断我,” Isak 在他们嘴唇分开后叹气道。


“是的, 我可以.Isak, 我不需要你通宵飞回来,我有躁郁症但我不是小孩. 我不需要你每时每秒的照顾我, 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我答应你我可以的, 我会为了你非常小心的, 好吗?” Even说道, 并在他的额上印下了一个吻。


Isak 被融化了, 他蜷缩进高个男孩的怀里, 把脸藏在他的颈窝处.


“Fuck, Even. 我才是那个需要你每时每秒都在身边的那个人. 我不知道我要怎么活下来,” 他闭着眼对着他的皮肤低声说道, 允许自己诚实一分钟吧。


Even把Isak抱得更紧了点. 


“你可以的, 如果有人能做,那就是你和我," Even说道.


“如果, 如果当我在那里的时候你开始不需要我, 我 -” Isak 犹豫的问道, 依偎的更近了点, 但是还是躲闪着 Even的眼光,当他的不安感浮到表面上的时候,他不敢直视Even的脸.


“Isak, what the fuck, baby?" Even 解开缠绕坐起来问道.“我不可能会这样,我追了你几个月,记得吗?”


“但是你那时天天都能看见我.”


“你太搞笑了. 在我不再需要你之前我会死 (注: 原文来自Thea Harrison, Pia Savesthe Day “I'll die before I stop wanting you." ), 好吗?”


“Jesus, 你太厉害了,我对付不了你. 在你不再需要我之前你会死? 什么鬼? 你都从哪里看来这些可怕的句子的?" Isak笑着把脸埋进他的手里.  


“停止伤害我和取笑我的句子,我是说每一个字,” Even说道,笑着想把Isak的手从他的脸上拿开.


Even吻掉了Isak 眼里的每一滴泪。


“我.永.远.不.会.停.止.需.要.你.” 他说道. Even每说一个字就在Isak脸上留下一个吻. 


“好吗?”


“Okay,” Isak脸红了.  


“Now, let's fuck!” Even笑着说道.


“What? What the-. 我以为你累了,”Isak 说道,胸腔轻微起伏着.


“Well, 我现在不累了,” Even说道, 跨在Isak身上.“我想向你展示下我现在多么想要你”


“Fuck yes.”Isak伸出手去脱掉自己的裤子, 但是Even抓住了他的腰.


“No.”


“No?”


“No. 你就这样躺着. 那是我的工作," Even说道.“我想你成为一个乖孩子,你能为我这样做吗, 宝贝?”


“Ugh, yes. Fuck yes. Oh my god,” Isak叫到.


“你知道你多火辣吗, Isak?”


“Even, 有时候我觉得我不配得到你.”


 


Vilde短信


Vilde (01:12)Forfuck’s sake! 你能让Even别在让床头撞那该死的墙吗?我要睡觉!


Isak(09:07) haha shit


 


Isak的航班在8月21日的下午两点,Eva的是第二天. 为了“体验美国" , Eva去的是田纳西大学.


Vilde 前一晚在她的公寓给他们举行了一个盛大的party. Isak搬出去了,但是他的房间还没有人住. Vilde还在找其他室友.  


Isak不碰酒精,是因为他不想在结束的时候过于感情化而做些蠢事. 而Vilde在22点的时候已经哭了.


在Isak看到Jakob出现在聚会上的时候, 他还是控制不住的颤抖. 


冷静,冷静. 


 “Hi, Jakob!”


一个女孩子正紧贴着Jakob, Jakob礼貌的对那女孩说,给他们一分钟时间


“Wow, 一个女孩?”Isak取笑道.


“双性恋? 没听说过?”Jakob取笑回来, 一丝害羞爬上了他的脸颊.


“我早该知道,当你那个时候开始叫我是你的 ‘漂亮男孩’”.


“我早该知道那个时候你说你想聊聊关于‘男子气概’. 说实话,那很可爱.”Jakob咯咯笑着承认了.


Isak 沉默了一会,然后开始在房里找寻Even的视线.


“Shit. 我他妈把事情搞得很奇怪. 我很抱歉,” Jakob回来口吃着说道. “我,我事实上是来这里是想为上个学期的造成的混乱事情再次道歉的.我真的很讨厌我自己做过的事. 我理解如果你再也不想跟我当朋友了, Isak.”


“Jakob. It's fine. It's okay. 我差不多没事了,” Isak说道.


“Well, 我下学期会搬出去,因为 Jonas 也很讨厌我. 但是我想给你点东西.”


“什么?”


Jakob 从他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把它交到Isak的手上.


“这是什么?”


“打开它.”


这是一把小型的口袋刀,有点像瑞士军刀,但是更高级一点,Isak有点困惑.


“万一,有其他混蛋想对你用强的,” Jakob笑道.


“Bro, what the fuck? This is fucked up. 你在鼓励我去捅别人吗?你知道的,我不能戴着它上飞机.”


“你可以的. 我查过,只要放在托运箱.”


“你他妈疯了,” Isak说道.


“Yeah well. 它是我爸爸的,当他给我的时候,我想到了你,” Jakob说道. “你不需要真的去用它. 我宁愿你随便砍点什么,只要不是人.”


Isak回了一个笑容,当他感受到腰间熟悉的手的时候他突然放松了下来.


“Oh hi, Jakob. 想再偷一次我男朋友?”Even说道.


“Ugh, fuck you.” Jakob 翻了个白眼,走开了. “不过谢谢你邀请了我, Even.”


“No problem.”


.


“Jakob 给了你一把刀!?” Even疑惑的问道.


“是的,他有点在暗示我应该在他上次拉扯我的时候捅他,真是太奇怪了. 考虑到在那次事情后他都没有面对面跟我说过话.”


“关于这个.” Even 停顿了一下. “我好想有让他离你他妈的远点.我很抱歉.” 他看起来很懊恼.


“Aw, 你这么做了?” Isak 笑容扩大了.他可能看起来有点傻.


“是的.” Even 看着地板,Isak用食指抬起他的下巴让他往上看


“你为什么这么做, baby?” Isak眼睛充满着期待问道.


“Uhm, 因为你不会, uh, 你不会去打扰你过去的朋友.”


“还有什么别的理由吗, baby?” Even盯着Isak闪亮亮的眼睛 


“因为你是我的,” 他用低沉嘶哑的声音回道, 在他认识的所有人面前窒息般的亲吻他.


占有欲强的Even是Isak最喜欢的Even.


.


当这个party 快要结束的时候,Isak变得越来越情绪化. Vilde拥抱了他六次, Jonas 亲了他的两颊两次, 甚至连 Sana都说她会想他的. 当所有人都出去后,只有Even和他留在公寓, Vilde去了Eva家过夜.


Isak在水池清空啤酒罐的时候说着笑话, 但是Even并没有笑. Even以前总是在他讲笑话的时候笑的.


取而代之的是,Even从后面抱住他的身体,一起轻轻摇晃了一会.


“我他妈的会想死你,” Even低声在他的头发里说道.


Isak紧张了起来,他感觉到眼泪在他的眼眶里打转.


不许哭.你会让他忧虑的.


“Well, 我也会想你的,”他微笑道,在Even的手臂里转了个身.


他们亲热了22分钟,直到他们感到裤子里很不舒服.


“Even.”


“Yes, baby.”


“我需要你,我需要你进入我.”


“Okay.”


.


Isak被Even钉在他那张没有床单的旧床上, 对于那个即将要来继承他床垫的人,他感觉有点糟. 在Even认为他已经准备好以后, Isak把他俩位置翻了过来,这样他就跨在Even身上了.


“Isak, 你在做什么-”


“我想…(敏感词不打中文,附上原文I want to ride you).”


“Shit, okay.”


.


Isak 的信心在他的眼泪从脸颊上滚下来之前持续了一会. Even 知道这些眼泪意味着什么.他知道这些眼泪在诉说着什么. 求我留下来. 他当然那么做了,Even就着Isak还在他身上的姿势坐了起来,伸开双臂抱着Isak的背.




当Isak没有停止哭泣却不再反抗他的时候,Even把他俩翻了个面,压在Isak的背上.


“别哭, baby. 请你别哭,” 他在他耳边轻轻的耳语道.


Isak 伸出手臂抱住Even, 他感觉全世界都要毁灭了.


“Even, 请别停下.”


Isak 哭到再也哭不出来.


你开口我留下.拜托


而Even并没有这么做.


 


但当Isak在半夜醒过来的时候, 却看见Even在窗边默默的流泪.


 


Isak是最后一个登机的,他一直在安全线来回跑着拥抱Even和讲些无意义的悄悄话, 而Even 每次都把他抱离地面. 他们在彼此的怀里哭泣,导致周围的人也开始落泪.


“去吧 Isak, 在我他妈死在这个机场之前.”


Isak 在坐上飞机后的三个小时里一直没有停止哭泣, 直到他发现口袋里Even给他的小纸条


————————————————————————————————————


亲爱的Isak,


别哭.我爱你.你是我的挚爱.我知道这几个月我都没办法触碰你,听到的你的笑声,也没办法睡在你的身边,但是我相信我们可以克服这些.


我很为你感到骄傲,你是我认识的人里面最聪明的.你值得这些,你值得所有.


Love you.


Even


—————————————————————————————————————


 


Isak讨厌美国的所有东西. 他讨厌这里的咖啡. 他讨厌美国的大型车和开得很低的空调,他讨厌他永远不知道要怎么表达这里的温度和距离, ‘ 华氏度是他妈的几度? 一英寸又他妈是多长?’ 他讨厌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相反的, 就像锁门的方式. 在这里一楼一般是底楼,还有这里的商品价格标识是不包含税的.


但是最让他讨厌的, 是Even不在这里.


.


“Even, 跟我说说话!” 他在Skype上嘟囔道.


“Baby, 我在写我比赛的手稿.”


“我为了跟你视频我得在6AM起床!”


“你是说 6 o’clock, 对吗? Oh boy.”


.


他们在一开始的前三个礼拜每天都会视频. Even从来都不会错过, 而Isak每天也会在清晨醒来.


“所以,你的室友叫什么名字来着?额, Logan?”


“Even, 我讨厌他. 你能相信吗, 我要跟个男的一起共用一间房? 他们为什么要让人公用房间. 这是一种折磨!”


“Well, 注意别让他在你睡着的时候干出一些什么事.”


“Even, 他生来就是直的.”


“你上一次说这话的时候,有个男的爱上你了,” Even调笑道.


“我们能不谈Jakob吗, oh my god.”



Isak和Even在他们的skype聊天中变得有点“微妙”. 当Logan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Isak气喘着半裸的在他的电脑前的场景 .


 .


“Even, 我想他受到了心理打击.”


“他会好的,” Even笑道.


.


“跟我聊聊你的课.”


“Even, 这里的东西太他妈简单了.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花钱去学校的原因,因为太他妈简单了!”


“Isak, 没有什么事是简单的. 只是因为你太聪明了.”


.


Isak告诉Even关于他的一些课的情况,还有他多爱去那些大实验室.  Even通过摄像头对他点头微笑,并告诉Isak他有多么爱他.


第三周的时候,他的一位分子细胞生物学教授在下课后把他拉到一边,Isak以为会听到这位教授关于他讨厌每个人,并且在他们有明显错误的时候纠正他们的意见.  Sana会为他骄傲的.


但是取而代之的是, 她问Iask是否愿意加入她的研究小组,作为实习打工. 他不需要付实际的责任,也不需要按小时来计算打工时间,但需要做一些关键性实验和研究.


 .


“Even, 她说我有潜力. Oh my god. 我太高兴了”


“我真他妈为你自豪, Isak.”


.


Isak凌晨起不来了,因为每次从实验室回来他都很累了. Even没有埋怨他, 因为他也变得很忙, 他现在在一家视觉媒体研究室工作,也同时做着剧本工作.


他们互相发给对方搞笑的snaps(快照), 还在一些照片里互圈.


“ Isak, 你为什么发了一张墙的快照给我?”


“我们有连续发了27天的记录, Even. 我们不能中断.”


.


Isak 开始外出去和其他的交换生们一起消磨时间. 有一个特别的法国女孩, Marine, 让他想起了Vilde, 所以他总是和她在一起. 他每周五都看着她自我放纵,然后在看到周围男生开始对她动手动脚的时候,把她拖回学校


“你太他妈的可爱了, Isak. 你为什么要当个gay?”她问道.


Isak 沉默了一会.


“等等, 我这样的说法是不是太粗鲁了? 我很抱歉, 我醉了.”


.


当Marine开始在照片里圈中Isak,并配上标题“他帮我买卫生棉条”的时候, Isak收到了Vilde气愤的信息.


 .


@ElleVilleVillde 你是我的唯一, Vilde. 我保 <3


 .


Isak在万圣节喝醉了.  他依偎在一个金发高个男孩身上并叫着他Even.


当他睁开眼睛后,他迅速的离开了那个男孩的身边.


“你不是我男朋友!” 他用英文说道.


“我不是,但是我可以是.”


Isak被请出了聚会,因为他从口袋里掏出Jakob给他的小刀对着那个金发男孩.



“Shit, Even. 我差点被驱逐出境. 这个人告诉所有人我要捅他. Fuck! 我太醉了. 你猜怎么着?当我第二天去Dunkin’ Donuts的时候, 他就在柜台后面. 我太丢脸了!”


Even 笑着让他别再随时随地带着他的小刀了.


 .


“Even, 他们居然在咖啡里放该死的肉桂? What the fuck?”


“Even, 实验室主管让我来操作我自己的实验. 我差点都哭了.”


“为你骄傲, baby.”



Isak准备在退伍军人节的时候去见见Eva, 然后一起开车去大峡谷玩.


但在十一月的第二个星期,Even开始在大量随机的时间给他打电话,给他发了34条快照, 在同一时间的56张照片上圈了他. 所以当Isak醒来看到来自Even的98条未读信息的时候,他埋头痛哭.


 .


他从来没有感到那么无助过, 当他发现Even失控了. 他所能做的只有在电话里大哭大喊.


“Vilde! 请你打电话给他的妈妈. 求你!”


“Sonja? 你可以看下Even吗. 我觉得他出事了! 求你!”


“Mikael, 如果他回到家请发短信告诉我.”


“爸爸, 我求求你. 我从来没有请求过你什么, 但是我求你, 求你帮我订一张回奥斯陆的机票! 我的钱不够! 求求你. 我觉得我快要死了! 求求你爸爸. 我祈求你,” 他在电话里啜泣着, 满手都是泪水.


 .


(Sonja短信)


(Sonja)  Hi Isak. Even住院了. 但他现在已经好些了. 他失眠了好几天,把他的研究室搞的一团糟. 但他的父母会处理好这些. 不过他这次的情况有点激烈, 所以他们带他去了医院,但是别担心. 他不想你担心.


Isak的爸爸没办法立即给他订回来的机票,他告诉Isak得等几个礼拜.


“What the fuck? Are you shitting me? 你是在告诉我说现在没有航班飞该死的奥斯陆? Fuck you! 我就知道不能指望你!”


当Isak看到收件箱里有一封Even妈妈的邮件之后,他马上冷静了下来. 


——————————————————————————————————————


(Even妈妈的邮件)


亲爱的Isak,


别担心.Even会好起来的. 他这次是因为过度工作,而且没有按照他的睡眠时间表来休息.我觉得这是个连锁反应,之后他还丢了药. 他昨天已经离开医院了, 我会及时告诉你这之后的情况. 是我让你的父母不要帮你买机票的. Even前几个礼拜求过我,我想他知道他快要撑不住了.


照顾好自己,我亲爱的.


———————————————————————————————————————


爸爸短信


(Isak) 我很抱歉我那天在电话里说的混账话. 我刚跟Even的妈妈说过话了


(Pappa) 没关系, Isak




Isak 用了整个感恩节假期盯着他的电脑屏幕,对着睡着的或没有看屏幕的Even无意识的低语.


“我很抱歉我违背了我的承诺.”


“不, 请别这样. Even. 别说这些.”


“有时候, 我希望我可以就这样消失. 但是我记得永远都不能这样对你.”


 


Isak在图书馆里啜泣, 因为Logan曾经抱怨关于他为什么总在他们的房间打电话和视频. 于是Iask在图书馆中央的语言学区大哭,直到一位女士走近问他是否需要医疗帮助.


“不需要. 我要的是现在正坐在飞往奥斯陆的飞机上!”


 


Iask过的很艰难,因为他不得不去学校的咨询中心. 他的一位教授写了关于他在课堂上的不稳定行为.


他在最初的几次交流中拒绝谈论关于他的不稳定行为, 但是在他的辅导员告诉他,他不能再这样独自承受一切的时候,他身上所有的负担都像眼泪一样滑下, 像一场雪崩, 没办法停止 .


“全宇宙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个人, 现在正在地球的那一头过的一团糟, 他在尽最大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但我却在这该死的加州, 享受阳光, 活在该死的梦里. 我太他妈的讨厌我自己了!”


.


辅导员给他开了些他拒绝接受的东西.


Eva很惊讶Iask在12月的第一个周末过来看她, 他们一起睡在一张床上, Eva紧紧的抱着他并玩着他的头发.



事情在十二月的第二个礼拜的时候开始好转, Even回到了他的研究室,同时带着满脸笑容回到了他的snapchat.


当Isak打开Even的instagram时,他发现了一张去年夏天他们一起拍的照片,标题是 “我的宝两周后就回来了”, 于是他就在干细胞课上到一半的时候哭了.


 


“Baby, 让我们开心一会(爽一发).”


“Even,我在图书馆准备我的期末考试.”


“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带上耳机.”


“Oh my god.”


Isak差点就在屏幕另一头的Even的眼前被抓到他呛到. 年长的男孩大笑了起来,Iask觉得他又要哭了.


“天啊, 我真的太他妈想念你笑的声音了.”


“你马上就能直接看到了, baby.”


.


“猜猜谁赢了最佳剧本的比赛?” Even在电话里说.


“Holy shit. 我就知道!我告诉过你,你肯定会赢的! 我读的时候都哭了.”


“Baby, 你哭点很低.”


“Fuck off!”


.


Isak所有的期末考试都得了A,并且拿到了他实验室主管和两个教授的推荐信,一切都很棒,除了他打了两周的嗝.


UC Berkeley和UiO是合作关系.所以当Isak得知他被Berkeley教工推荐回奥斯陆的挪威干细胞研究中心的请求被接受后, 他幸福的快死了.


 


短信


Even <3333


(Isak) Omg Even 我可以进奥斯陆挪威干细胞研究中心了!! 


这个只对大学医院里的人开放! 我太太太开心了!!


 


Even没有及时回复, 但是没关系, 因为奥斯陆现在是凌晨2点. 但是当他在之后的12个小时里都没回复的时候, Isak开始担心了.


 


当他发短信问Vilde的时候, 她说他大概在忙些什么事,她上次看到他的时候,他看起来非常正常. 当他发邮件问Even妈妈的时候, 她说他可能正集中注意力在他的研究室里.


Isak眯着眼睛盯着他的手机.


Isak还有十天才能离开美国,他很烦躁. 他花了好几个小时打电话试着改机票,但是节假日没人回复. 他正在纠结是否应在在圣诞节学校关门后,在附近找一家便宜的民宿. 他完全没有去旅游的渴望.


 


Logan离开学校过节去了,所以现在Isak独享着整间房间. 他躺在地板上,给Even留了条最腻歪的语音留言.


“我愿意付出所有换得现在在你身边.”


.


Even也没有读这条消息, Isak开始担心起来. 当他正准备离开房间去升级他的手机套餐以便他可以直接打电话去挪威的时候, 他听到了走廊角落里的两个女生在谈论某个疯狂的带着可爱的口音高个男孩,正在主厅里寻找这世界上最漂亮的男孩.


 


Isak选择楼梯是因为他等不及电梯了. 他奔跑着,他的心脏在胸腔里疯狂的跳动,他的四肢完全不同步,并威胁着会让他难堪的摔倒,他的心在狂叫着 OHMYGOD OHMYGOD OHMYGOD OHMYGOD.


当他看到大厅对面接待处那一头完美的金发的时候, Isak发出了一声真实的尖叫.


“我他妈不敢相信是你!” 他用挪威语大叫出来.


“Oh my god!What the fuck? What the fuck?!”


Even把他的包丢在地上,张开双臂刚好接住朝他扑过去的Isak. 他们撞得太激烈了,以至于Even失去平衡就着Isak在他上面的姿势跌倒在了地上.


他们的嘴唇在跌倒过程中碰到了一起, 当年长一点的男孩紧紧抱着他的时候Isak完全的融化在了他身上.


Even热情的亲吻着他,这种感觉好像深入骨髓直达灵魂. 当他们的嘴唇分开的时候,蓝色(眼睛)对上了绿色(眼睛),绿色(眼睛)对上了蓝色(眼睛). (注:原文是 blue met green and green met blue,我想这里应该是指眼睛吧). 


Isak感觉自己的胸腔像要爆炸一样. 他再一次变得完整了.


“想我吗, baby?” Even微笑着说.


“你怎么到这儿的?! What the fuck, Even?!” Isak哭着说.


Even让他俩都坐了起来,然后伸手温柔的小心的抚摸着Isak的整张脸,用手描绘着他,像是在确认Isak是真实存在的坐在他身前. 年轻一点的男孩依靠着他, 在他的触摸下闭上了眼睛.


没有什么能比的上你的触碰.


“我是这个世上最大的傻瓜, 记得吗? 我都名声在外了. 另外, 你知道的,我讨厌你一个过圣诞节的想法,” Even说道.


Isak又亲了亲他, 就在这个荒凉的大厅里,因为所有人都离开去过圣诞节了.


他们双膝跪地,用相互贴着的嘴巴勉强呼吸,他们就像是同一个灵魂的两个碎屑,同一颗心脏的两个碎片.


现在他们又合为一体了.


tbc



评论(9)
热度(265)

© 茕茕不孑立的z | Powered by LOFTER